张航忏悔:找回失落的人性

2016-06-03 11:29 京都之声

打印 放大 缩小

近读凯风网独家报道《山东招远麦当劳杀人案行凶者的狱中忏悔》(2016年5月28日),得知凶手之一的张航在监狱痛彻忏悔,我不禁为之叫好。因为这种真诚的忏悔,表明张航真正找回了一度失落的人性。

回首当初,是全能神邪教让张航经历了歧途彷徨。

张航12岁那年,在姐姐张航的鼓动下,接触了全能神的核心著作《话在肉身显现》,姐姐对全能神的狂热令张航不理解,但单纯的她对于姐姐所说的一切,没有怀疑。但后来渐渐地觉得姐姐变了,经常为张航对“神”的不恭训斥妹妹,张航说,“我第一次觉得姐姐不像姐姐了”。也是从这时起,张航辍了学。用她自己的话说:“父母没有安排我上学,那时我正处于厌学期,觉得不用上学自由自在也挺好。”“而且‘末日’马上就要来了,上学也没什么用,对未来做任何的考虑和打算,都是没有必要的。”一个正常有家庭会让一个少年辍学在家鬼混么?正是对全能神的愚信,才让张家人将自身的命运和未来交给了“神”。

年少辍学后,带来的是苦闷的歧途彷徨。张航一方面受制于全能神“带领”吕迎春的淫威,因为在这个“教会”中,每个人都被要求要对“神长子”绝对服从;另一方面一个少女有活泼好玩的天性。在吕的逼迫下,张航要抽出更多时间“吃喝神话”,反思自己的一言一行,写灵修笔记、祷告,还要舍弃许多自己喜爱的东西,因为那些都是不合“神”心意的。“但我的心思还是在玩上,忍不住想听歌、上网、看韩剧。”张航说。为此,她曾不止一次惹恼了姐姐。因为这代表着,世上还有比信“神”更吸引她的事,而这,是绝对不被允许的。在姐姐的一再要求下,张航也渐渐决定,要把一生“献给神”,要抓紧现在,不死在灾难的惩罚中。但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达到姐姐和吕迎春的心意。她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对外面世界的向往,渐渐不愿再过这种受束缚的生活。于是,年少的张航陷入了深深的矛盾、痛苦和纠结。再后来,在家庭斗争中,张航随父母被扫地出门,因为害怕受到“惩罚”,还感到很恐惧。但很快,那种恐惧就被自由的解脱感取代了。

回放惨案,是全能神邪教让张航的人性一度丧失。

然而,张航最终没能脱离吕迎春和姐姐张帆的控制。2014年5月24日,姐姐突然在QQ上跟张航说话,家里的车坏了,需要爸爸回去修一下,小狗也需要帮忙洗澡,要张航和弟弟也一起回去。“可是我不想回去,我不想再和她们两人打任何交道了……”看出张航的犹豫,张帆又补了一句:“只聊狗,不谈信‘神’。”张航回去后,发现姐姐和吕迎春竟然将母亲说成是“邪灵”。张帆的原话是:“我们身边都是‘邪灵’,而母亲,就是其中最坏的那个!”紧接着,5月26日,另一位追随者张巧联被接了过来。他们先是以近乎狂热的状态整日做“交通”,后来将愤怒集中于张帆最爱的那条狗——“路易”,因为吕迎春突然感到浑身没劲,便一口咬定是“路易”在攻击她:“小狗的眼神里,透着邪恶!”“看!她向我呲牙了!在吸走我的能量!它也是‘邪灵’!”于是,张帆将“路易”向墙上摔,没摔死,便拿起拖把追打,拖把都被打折了。边追打边喊:“‘全能神’得胜了!‘全能神’得胜了!”

这次与小狗较劲,是这班人彻底疯狂的前兆。接下来,5月28日,就是包括买拖把在内的物资采购,他们分头去买东西,晚上9点左右,他们在麦当劳汇合。本来都吃完饭要离开餐厅了,吕迎春和张帆突然提起牧羊“小羊”,让张航向一个微笑的陌生人要电话号码,第一个人真的要到了。于是吕迎春和张帆便认定,附近的客人全都是被“神”预定的人,让张航再去索要电话号码。这次碰到的是不配合的37岁女人吴硕艳,吴拒绝了张航的要求。  “周围的人不都是我们的‘小羊’吗?怎么会不给我电话号码呢?”张航感到很惊慌,她将这一切告诉了姐姐和吕迎春。吕迎春看了那女人一眼,忽然对张帆说:“原来是她在一直攻击我们。”张帆立刻心领神会,她一边冲上去和吴某扭打在一起,一边大叫着:“你是恶魔、是邪灵!”张航被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惊呆了。她看到父亲和弟弟也都冲了上去,姐姐也一直冲她喊:“快来帮我!为什么不帮我?”后来,张航也冲了上去,她狠狠掐了一下吴某的胳膊,想让吴某放开抓着姐姐头发的手。她的耳边,一直有声音高叫着:“邪灵!”“杀了她!杀了她!”“那时候我就担心,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事后一定又会被说,你怎么没在关键的时候为‘神’做出贡献呢?”于是,张航又抓起拖把、椅子,打向吴某。使劲儿最狠的当然是张立冬、张帆父女,吕迎春则威胁那些想“插手”或报警的人。吴硕艳当场死亡,这帮凶手也被警察事业走了。必须承认,张航是在特定情境的逼迫下打人的,可这恰恰是她一度丧失人性的铁证。

聚焦现在,是无情的事实让张航找回失落的人性。

镜头聚焦于当下,在狱中服刑的的张航,有充足的时间可以冷静思考,审视自己的家庭,反省自己的人生,体察别人的遭遇和感受。通过深刻的反思,理性和人性渐渐回归。在狱中接受采访时,张航深刻地认识到他们这班人对受害者犯下的罪恶:“她是一个很无辜的人,她什么事都没有做错,就这样被夺去了生命。她的家人,真的就是像晴天霹雳一样,不应该受到这些事情……”不是吗?凶手们的残忍行为毁了一条鲜活美丽的生命,毁了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还给社会抹上了暴力恐怖的重重阴影。

张航为自己的姐姐和爸爸顽固的态度而羞愧,她说,她知道姐姐、爸爸和吕迎春在法庭上的态度,更是在被害人家属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她表示:“想到这些,真的是觉得非常非常对不起他们,觉得对他们带来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害怕去面对他们。”张航知道,爸爸和姐姐其实也是邪教受害者,深深地为他们惋惜:“其实有的时候我就想,如果我爸爸和姐姐没有被判死刑,如果他们也有机会来监狱接受教育,能够重新回归一个正常人的思维,那该多好!他们也会很后悔对被害人造成这样的伤害……可是,他们都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是啊,生命只有一次,人死不能复生。对于受害人吴硕艳是如此,对于被执行死刑的张立冬、张帆也是如此。理性和人性复苏后的张航只能无奈地表示:“但我还是很想代表不能够去道歉的爸爸和姐姐,对被害人道一声歉。他们到生命最后一刻,可能都不知道自己错了……”说这些时,泪珠连成串,从张航眼角滚落。这是忏悔之泪,人性之泪。泪花,泪花,我们希望张航能够在滴下忏悔泪水之后,积极改造,重新绽放她的人生花蕾。 

从张航身上可以看到,邪教使人性丧失,使人变成非人,变得残酷无情。只有摆脱邪教,回归理性,才能找回失落的人性,重塑正常的人生。

来源标题:张航忏悔:找回失落的人性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