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身保护”说害她家庭破碎

2016-06-03 11:33 京都之声

打印 放大 缩小

“每到‘5.15’国际家庭日,学校总会组织一些活动,以期帮助全社会认识到家庭的重要性,促进每一个家庭和睦、幸福和进步。然而当我在组织这些活动时,也总会勾起我埋藏在心底的一丝隐痛,正是那邪教法轮功的所谓‘法身保护’害得我孩子没了、父母双亡、夫妻分手,原有的家庭支离破碎啊”,在联合国确立的第23个“国际家庭日”前夕,笔者来到南京市鼓楼区某中学,采访了原邪教受害者孔秀萍老师,听她讲述曾经因习练法轮功而给她本人及其家庭带来的不幸。

孔秀萍,女,今年52岁,硕士研究生毕业,南京某重点中学老师,她曾有一个温馨安稳的家,丈夫在南京某科研单位工作,在外人眼里,他们是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然而,就是这让人羡慕不已的家庭,却因孔秀萍陷入邪教法轮功而导致孩子流产、父母双亡、夫妻分手。家庭变故造成的阴影,至今仍让孔老师挥之不去。

听孔秀萍讲,1997年5月的一天,她因结婚近三年仍未怀孕,一个人偷偷到江苏省妇幼保健院看医生,在医院大门口遇到了一位她以前认识的学生家长。由于两人以前就比较熟悉,所以孔秀萍就把来医院的目的向这位学生家长讲了。想不到的是,这位学生家长听后非常神秘地对说:“孔老师,你这根本不是病,你只要跟着我师父练法轮功,师父‘法身保护’不用打针吃药就会见效的。而且练法轮功不但能‘祛病健身’,还能‘一人练功、全家受益’,并且能‘成仙成佛’、‘圆满’、‘上层次’呢!”。正在犯愁如何去给医生启齿的孔秀萍,听后半信半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和练练也无妨的想法,习练起了法轮功。为此,孔秀萍还从这位学生家长那儿连买带借的弄来了《转法轮》和配套的磁带、录像带等,除了每晚去石头城公园集体“练功”外,她还利用一切空余时间一个人在家练功。

就这样,到了1998年6月份,奇迹发生了,孔秀萍怀孕了。据她讲,当时妊娠反应很大,有一段时间一吃东西就吐,为此,她请了一个月的假,呆在家中。在家中,由于她反应大,也吃不好,丈夫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尽管如此,孔秀萍对练功的事丝毫没有懈怠,依然没日没夜、没完没了的“学法”、打坐练功,因为她此时铁了心的认为:“自己等了这么多年,如今才怀上孕,完全是因为练了法轮功而带来的福报,是师父在保佑我如愿得子”!丈夫劝她要静养才是,而孔秀萍对丈夫的话却置若罔闻。丈夫无奈把岳父母从老家请了过来,想用两位老人的威严来管管妻子,但一切无济于事。因为孔秀萍在家排行最小,从小就是爸妈的心头肉,两位老人一直溺爱着小女儿。孔秀萍依然练功不止,谁劝都不听!父母不但拗不过女儿,相反,在孔秀萍的反复劝说下,两位老人竟也稀里糊涂地跟着女儿练起了法轮功。从此患有心脏病一直吃药的父亲把药停了,患有慢性胃炎的母亲也把药给扔了。孔秀萍还对父母讲:“师父说了,光在家练功学法还不够,还要走出去弘法”。一天夜里,孔秀萍拖着孱弱的身躯与父母一道外出散发法轮功宣传资料时,途中一不小心摔了一跤,父母赶紧把她带回家,到家后才发现女儿下身见红了,丈夫、父母劝她赶紧去医院,但孔秀萍死活不愿去,而且还口口声声的对家人说:“练功人是不能去医院的,师父的‘法身’会保佑我平安的”……。由于没有及时采取补救措施,孔秀萍最终还是流产了。

丈夫本身就不赞成孔秀萍练习法轮功,夫妻俩为此争吵过多次,这下孩子又没保住,夫妻俩的关系更是降到了冰点。丈夫气急之下对孔秀萍下了最后通牒:“从今以后你不准再练那倒霉的法轮功了,不然的话我们就离婚”!听丈夫把话说到这份上,孔秀萍虽有一段时间有所收敛,没有外出弘法,但仍然偷偷在家练功、学法。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邪教法轮功后,孔秀萍并没有吸取教训,不但没有警醒,反而认为是政府搞错了。为此,孔秀萍相信了师父的话:“这是最后一次圆满的机会”,特意联系了几个功友,想一道于1999年底进京去“讨说法”,庆幸地是被单位反邪教志愿者及时发现,未能成行。转眼间到了2000年12月,长期拒医拒药的父亲因心脏病突发不幸离世;到了2002年4月,同样长期拒医拒药的母亲,由于慢性萎缩性胃炎发生癌变,也离开她心爱的女儿撒手人寰。两位老人的去世,都没有使孔秀萍从亲人去世的教训中醒悟过来,伤透了心的丈夫看着孔秀萍依然执迷不悟、实在无可救药,无奈之下于2004年6月和她协议离婚,只身一人离开南京,跳槽到广州谋生。当时孔秀萍想:“离婚就离婚吧,要我放弃‘大法’不成!如今孩子没了、父母‘圆满’了、丈夫再离开我,我可说是无牵无挂了,这离师父所说的‘修去名利情,圆满上苍穹’也更近了”!

然而单位、政府没有放弃对孔秀萍的挽救,仍然给予无微不至的呵护。孔秀萍慢慢认识到当初之所以多年未孕,主要是丈夫多年来一直抽烟、而且应酬多等方面因素有可能影响生育,再加上自己过去在教学上过于认真,常常通宵不眠书写教案,生活没有规律导致;后来丈夫主动戒了烟、戒了酒,自己后来没有把心思完全用到教学上,个人心情放松了、生活规律了,这些才是自己能怀上孕的主要原因,根本不是那所谓的“法身保护”才怀上的。特别让孔秀萍感到可气的是自己的流产恰恰发生在“弘法”的路上,如果真有“法身保护”怎么会流产呢?同时反邪教志愿者们也及时给予了真情关爱和帮助剖析,2004年年底,孔秀萍终于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彻底认识到法轮功、李洪志正是导致她孩子流产、父母双亡、家庭破碎的真正凶手,所谓的“法身保护”完全是骗人的鬼话。孔秀萍从此与法轮功彻底决裂。

“家是避风的港湾,失去了才知道它的可贵!如今我的生活已回归正轨,我更加珍惜如今的生活。尽管我现在回到了心爱的教学岗位,组建了新的家庭,但我对前夫和我的父母始终怀有深深地愧疚,我在享受幸福生活和快乐工作的同时,心头仍有一点不吐不快的感觉,一直压着难受。今天我把曾经的不幸说出来了,心也敞亮了。我希望那些仍深陷在邪教法轮功泥潭中的人们,能够吸取我的教训,及时警醒过来......”,孔秀萍如是说。

是啊!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让我们祈愿社会再无邪教骚扰,让我们每一个家庭永享太平!

来源标题:“法身保护”说害她家庭破碎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