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神教”的前世今生

2016-11-17 09:10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数百余人缘何放弃家庭、责任与自尊,放弃了礼义廉耻走上了不归路?敛财400余万元,信徒遍及全国12个省20余个地市,从一名躲债打工“讨生活”的他又是如何被一步步神话为“父神教”至高无上的“王”?下面请随我来扒一扒这荒诞淫乱的“父神教”。

一、事情的起因

2010年12月10日,安徽太和县陆续接到该县肖口、大新镇群众报警,称其家中有人信“神”出走,现在下落不明。警方随即进入调查,没想到因此揪出了神出鬼没的惊人大案聚众淫乱的“父神教”邪教组织!

调查发现,2010年12月8日,太和县大新、肖口、胡总等乡镇有人因信奉一种新出现的叫“父神教”的邪教,他们听信灾难已经来临的谣传,为了躲避灾难,一天内,竟然有30余名男女信徒为了“上方舟”而悄然出走,有的甚至变卖家产,封门闭户,举家出迁。此举动,不仅闹得当地人心惶惶,谣言更是四起。随着案情的进一步深入,太和警方发现,出走人数不断上升,而且涉及到与太和县相邻的临泉县、界首市多地。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12月8日当天,共有来自太和县、临泉县、界首市等多地70余人一次集体出走!经太和警方调查了解,此一次70余人集体出走并非首例。在此之前,山西、河南、陕西等地亦有大批信众因受灾难来临蛊惑而“上方舟”集体出走,高达数百人之多。

2010年12月31日,经多方打探发现,安徽太和县部分出走人员在湖北丹江口市出现。太和警方立即赶赴湖北丹江口市,在当地警方的大力协助下,成功将嫌犯苏春(男,43岁,安徽太和胡总乡人)等4人抓获。随着审讯的进一步深入,一个涉及全国多个省市名为“父神教”的邪教组织初露端倪。

二、父神教的起源

“父神教”系“全能神”的变异组织,但是他的最初发展还要从“呼喊派”说起。

1、李常受,祖籍山东省,20世纪60年代,他在美国创始了“呼喊派”。

2、赵维山,祖籍黑龙江,“呼喊派”第一任“弟子”,但是1989年他却拉拢了其他骨干成员一起“叛教”退出“呼喊派”,并自立邪教组织“东方闪电”,又名“实际神”现称“全能神”。时间退到1999年前后,由于“全能神”组织核心成员间发生利益冲突,于是其内部效仿赵维山,玩起了教派分化,并制作散发传单,将此传单称之为“神话”。

3、得胜,学名:肖宝玉,男,身份至今不详,据传,该得胜即为“全能神”内部分化出来的邪教变异组织头目。他曾于2004年、2005年和一个山西人来安徽太和传播“父神教”。不过,该组织内部也有传说,得胜早在2005年7月23日在江西某山洞被“全能神”组织杀害。

4、得志,姓名:孙志斌,湖北人。2008年4月9日传单中称:“得志能听到里面的灵说话了,让我们欢呼第二位神的诞生”。当时该组织自称“末后基督”或者“团体基督”。2008年8月8日,孙志斌开始“写话”在传单中宣扬:打破家庭界限,打破情感界限,打破男女界限,在信徒中宣扬灾难来临,号召信徒离开现实家庭进入“伊甸园大家庭”,宣扬其是“王”,使人走上了真正的信神正规,标志着“父神教”正式确立。

三、“父神教”的组织体系

“父神教”结构严密,等级森严。上级对下级要求“绝对顺从”,上线联系管理下线,下线不能打听上线的情况,不允许发生横向交流,成员间交往互相不允许打听对方真实身份、家庭、职业等基本情况。“父神教”最高层为“父神”,又称为“王”,灵名“胜智”;“父神”身边的人称为“十二”,有12个人。据悉,十二,出自圣经,是指耶稣身边最信任的十二个人,称之为十二大权柄。“十二”直接对“王”负责,传达“神话”和其他指令,其负责管理的下级称为“二十四”,有24个人;“二十四”对上级“十二”负责,向四十八传递“神话”和各种指令,并负责管理“四十八”;“四十八”是管理层的最低职位,有48个人,接受“二十四”的管理,负责管理各地教会,传达上级的指令、“神话”; 另外,各地教会不在管理层序列。教会内部管理人员一般有由4人组成,总负责称为“厂长”,负责发展新成员的称为“招工”,负责对新成员进行浇灌的称为“老师”,负责信息传递,事务管理的称为“理财”。

四、“父神教”的诡秘活动

“父神教”成员前期均有信奉基督教或“全能神”史迹,年龄结构以中老年人为主,成员间具有血缘关系的居多,有夫妻、父母、子女、叔伯、妯娌、表亲等。成员初以农村为主,现逐步向城市人群发展,且渐有年轻化、知识化的趋势,层级较高人员主要活动、居住在大中城市。该组织离家出走的底层成员多以在饭店、宾馆、超市、洗车等服务行业打工为收入,多采取两人上下午合作做一份工的方式工作,便于空出时间进行“吃喝神话”聚会交流。

“父神教”不定期集体活动。信徒白天打工,下午或晚上,多在公园、广场等公共场所,有条件的在私人家中,小范围2至3人聚会,相互交流心得体会,不书写纸质材料,聚会时间半小时左右。成员间交流常使用暗语进行,不使用实名,全部用“灵名”代替。如“王”称“胜智”,“十二”则分别称为“胜初”、“得春”、“胜燕”、“胜青”、“胜犁”、“胜丽”、“胜毅”、“胜民”、“胜兰”、“得成”、“胜善”、“胜寻”。而且下级绝对不可以打听上级,同级别之间相互也不可相互打听。一些活动如“交通”指聚会,“老爸”指天父,“粮”指传播的资料、歌曲,“环境”指问题,“转弯”指集合,“修理队伍”指打骂,“实行”指性生活,“住院”指被抓等。

五、“父神教”的现实危害

一是拒绝亲情,毁弃家庭。“我对不起儿女,我没有履行一个做母亲的责任;我对不起丈夫,我离他那么多年,没有履行自己一个妻子的义务;我对不起家庭……”在湖北襄阳活动的“父神教”骨干高晓萍落网后痛哭流涕。她说,和数百名信徒一样,为了“走出去”跟随“王”,她放弃了家庭、责任、自尊,甚至放弃了廉耻……。高某,男,46岁,安徽省太和县大新镇人,,2010年和妻子一起带着8岁的小女儿离家出走,造成小女儿幼年辍学;长女出嫁、结婚生子,夫妻二人都没有回来,也没拿1分钱。在“父神教”信徒中,误工、荒田、抛家、弃学的现象比比皆是。

在该组织举家出走的信徒中,因信奉“走出去”,有的连宅基房子一起变卖,大多数家庭亲属无心做事,家境一贫如洗,家中房屋荒草满院、有的倒塌,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极大的隐患和现实危害。

二是精神控制 聚众淫乱。为了控制长期出走参加“大家庭生活”的信徒,特别是骨干信徒,组织宣扬“自由的性生活”,提倡打破男女界限,同级别男女可以自由结合,上级也可以指令安排男女信徒苟合,高级别头目随时可以以“神”的名义“临幸”女信徒,要求夫妻之间不要因此心生怨恨、醋意,要从心里走出去,坦然面对。“父神教”将此种行为称之为“实行”,并进行了解释,认为“实行”是一种必然,是一种信“父神”的升华。为了蛊惑信徒,“王”安排自己的妻女先后与他人“实行”,并借之与十七八名女性发生关系。信徒由于被“洗脑”,精神被控制,不会轻易退出该组织,即便因严重疾病或年龄太大,被该组织遣返回乡,也会守口如瓶,拒不供述该邪教组织的一切活动。很多信徒由于被灌输了“走出去”的意念,常年脱离家庭和原来的生活环境,断绝亲情一心向“王”。

三是聚敛钱财 扰乱社会。郑彩丽,女,45岁,安徽太和人,“父神教”位居“二十四”负责山西工作,仅2015年以来就从山西吕梁市向上级“十二”打款33万余元。陈桂英,女,47岁,四川内江人,2015年以来先后索取新疆、河南、山西、四川、陕西等地信徒奉献款39万元。据不完全统计,“父神教”近年来骗敛钱财约460余万元,而“王”个人则受益100余万元,不包括基层信徒奉献的大量实物和金银首饰等。

来源标题:“父神教”的前世今生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