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毁了幸福的五口之家

2016-12-09 15:35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秋风渐凉,寒意四起。在九龙坡区含谷镇龙台山公墓,吕根才望着妻子侯素芬杂草丛生缠绕着的墓碑,鼻子不禁一阵酸涩。

这个年过五旬的男人,细思过往,抑制不住的悲从中来。“素芬啊,如果不是我当年糊涂,你怎么会走得这么早啊?”一把鼻涕一把泪中,吕根才终于明白过来,正是自己当年的无知,迷恋上法轮功,才毁了他原本应该幸福团圆的五口之家。

踏实肯干的“夫妻档”,开足马力奔小康

说起吕根才和侯素芬两个人的结合,村子里很多人都用“天造地设”来形容。为什么呢?因为吕根才瘦得像个瘦猴,感觉一阵风过来都会把他吹走。而侯素芬体态丰腴,好比一个贵妇人。两个人走在一起,一胖一瘦刚好互补,所以大家都打趣他们“天生是夫妻相”。

不仅体态互补,生活中,吕根才和侯素芬也有很多相通的地方。侯素芬不善言语,做事踏实。吕根才看人的时候眼睛溜溜地转,一看就是一个吃不了亏的主。好在夫妻二人都勤快肯干,村里上下有事需要零工的,都会来招呼他们。

1996年,吕根才的大女儿露露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便跟着父母一起做事。二女儿和小儿子一个上初一,一个上小学。吕根才每天带着妻子和大女儿起早贪黑地接点小工程做,日子虽然辛苦忙碌,却也够充实。满打满算下来,三个人一年也可以存五万块。

家里盖了新房,夜深人静躺在床上时,吕根才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在他看来,还在读书的两个娃考上大学,他们家的小康日子也就来了。

听信“圆满”谎言,走上不归路途

人的一生,都会遇上很多岔路口。走对了,前方一片坦途。如果没走对,可能前功尽弃。对吕根才来说,1998年遇上的人生分岔,却彻底改变了他和家人的人生轨迹。

一天,吕根才和几个村民给一家人的房子浇顶。中午吃完饭,大家都在小憩。老张头把吕根才悄悄拉到一旁,凑到耳边说:“根狗子,跟你说嘛,我最近练了一门神奇的法术。”吕根才觉得老张头装神弄鬼,不想理他。老张头又拉住他,“你们现在一家人生活这么好了,老了以后不想升天堂唛?”

听到“天堂”两个字,吕根才不禁心里一颤。自己这些年辛辛苦苦,梦想的不就是过上天堂般的生活吗?

看到吕根才有点迟疑,老张头又进一步做他的思想工作。“我练的这门功夫啊,叫法轮功。师父叫李洪志。我们师父说,练了法轮大法以后,不仅包治百病,还可以修得圆满,全家人都会有福报。”

那天下午,吕根才干活的时候一直有点恍惚,“圆满”、“一人练功,全家受益”等词语,不停地在他脑海里回响。

过了一些时日,侯素芬发现丈夫有点不对劲了。以前总是联系活路干的他,如今总是一大早出门,就和老张头两个不知道消失在哪里去了。时不时一起出去做工,也见他哈欠连天,无精打采。生活的重担慢慢压到了侯素芬和女儿的身上,侯素芬还不知道,从这个时候开始,丈夫已经被带上了一条不归路。

心魔难除家不安,妻离子散方醒悟

到2000年时,陷入法轮功泥潭两年多的吕根才,与过往已经判若两人,家人们觉得他已经“走火入魔”。每天早起后就把自己锁进光线暗淡的卧室开始打坐。本就瘦弱的他,进食很少,很快变得皮包骨头。外面的工作和田里的农活,他早就甩手不干了。家里若有人说他什么不是,他便暴跳如雷,甚至拿棍子打人,还老跟家人说,“师父说了,我一人练功,你们以后都会跟着我得到圆满。”

看到父亲变成这个模样,儿女们不敢再接触他。大女儿去广东打工,后来和一个湖南的小伙子结婚,临走前跟母亲说,如果父亲还坚持练法轮功,她今后永远不再回这个家。二女儿和小儿子都在县城读书,放寒暑假宁愿去外婆家也不回来,不愿意看到吕根才。

侯素英变成了这个家里唯一的依靠。丈夫要靠她服侍,外面还要靠她去挣钱。体力上吃紧就罢了,且一边要承受丈夫的“胡言乱语”,一边还要安抚还没长大的孩子,分外吃力,苦不堪言。

这一天,侯素芬在给人家搬运砖头上楼时,突然一阵眩晕,直接摔了下来,当时就晕倒在地。众人手忙脚乱把她送到医院。经诊断,脑溢血情况非常严重,医生也无力回天,最终不幸离世。

孩子们回到家看到母亲冰冷的尸体,嚎啕大哭。然而,吕根才无动于衷,他还执迷不悟地认为这是师父在他圆满道路上设置的考验。

十多年过去了,孩子们都长大成家立业了,他们始终无法原谅父亲,在他们看来,如果父亲没有坚持练法轮功,与母亲互相帮衬,是绝不会出现这样的悲剧。

今年中秋节,孤苦伶仃多年的吕根才在反邪教志愿者的耐心帮助下终于与法轮功斩断了关系,他给子女们挨个打了电话,告诉他们:自己知道错了,希望儿女们能原谅,他想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正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只盼子女们能原谅吕根才,伴他一起安度晚年吧。

来源标题:法轮功毁了幸福的五口之家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