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毁了她的花季人生

2016-12-12 10:47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我叫丁一, 段淑芳是我的中学同学,1970年3月出生在黑龙江农垦二九一农场。段淑芳自幼家境困难,母亲残疾,父亲在她高三那年因意外事故去世,在亲戚朋友和农场的资助下, 段淑芳完成了阿城师范的学业并回农场当上中学语文老师。正值花季年华的她,很快就成为学校的骨干教师。

蒙蔽心智 误入歧途

1997年寒假,段淑芳回到母校进修,期间在阿城的同学张丹热情的尽了地主之谊,席间看着单纯、天真而又争强好胜的段淑芳,张丹并没有示弱,而是强势炫耀了自己的“辉煌”,然后给了段淑芳一本《转法轮》的书,并说:“你这么聪明好强,需要仙人指路,你该好好看看这本书,它能提高心志,提升层次,消业祛病,与众不同,实现“圆满”。”段淑芳很好奇,也感激这位老同学。

晚上回去闲着没事的段淑芳翻开了这本《转法轮》……

凡事认真讲死理的段淑芳,渐渐地被李洪志的“真善忍”做好人的论调所迷惑,她对修练“法轮功”能“开天目”、得“功能”、上“层次”得“圆满”,充满了向往。培训结束后回到农场,她像变了个人一样,不仅自己练起了法轮功,还不失时机的向同事、朋友、邻居、家人传播法轮功,希望他们也能从中受益。她认为自己找到了一条通往美好前景之路,坚信只要苦心修练,就一定能修成正果。很快《转法轮》占据了她的主要精力和时间,几乎对其它的事情都没有了兴趣。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正在对法轮功深信不疑,奉若神灵,醉心其中的她,不解、愤慨,她要为“师父”讨回公道。1999年11月下旬她不顾家人的反对,仍下不满3岁的女儿,毅然决然的进京,还没来得及和当地的同修接上头,就被遣送回来。

此时,大多数人都已不练法轮功了,她便关起门来在家里偷偷修练,每天无休止地读转法轮、听录音、看录像、尽情地幻想,“天国世界”、“另外空间”,修成高级生命,像仙女一样“白日飞升”、无所不能。原来热情开朗,积极向上的她,开始变得高傲孤僻,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连女儿都无心照料。母亲和爱人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百般规劝,却被她认为是阻碍她成仙成佛的“魔”。

2000年9月开学后,同事们就发觉她行为异常。同学们也反映她在课堂上经常散布法轮功言论,说法轮功可以拯救人类,学了法轮功可以无师自通等。面对学校领导、同事、朋友的批评教育、引导劝说,她无动于衷。认为:和这些低层次的常人交流只能影响自己‘精进”。

泯灭亲情 以身试法

在李洪志:“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歪理邪说的毒害下,她舍弃了夫妻情,把刚上小学的女儿扔给了丈夫,自己索性搬出家住,与丈夫分居。2004年秋,她的母亲病危入院,姨妈多次打电话,希望她能在母亲弥留之际,多去陪陪,可是段淑芳却忙着去“弘法”发宣传单,都没有去陪,直到她母亲去世,她的表姐向她报丧:“淑芳,你母亲昨晚去世了。”她听后竟然毫无表情,没有半点悲伤的样子,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原来那个一开了工资就给母亲买补品,拿生活费的段淑芳再也找不到了。表姐见她如此冷漠,非常生气地说:“怎么练法轮功练得连人性都没有了!”

2006年春,段淑芳的丈夫多次主动到她租住屋找她, 要求她放弃“法轮功”,回家照料女儿,一家人好好过日子,她不但不听反而劝丈夫和她一起练功,彻底失望的丈夫与她离了婚。孑然一身的她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精进"中,她把不多的积蓄拿出来买了电脑、打印机、复印机等,把租住屋变成了制做反宣品的窝点,并组织开法会、发资料、贴“小报”、挂条幅、“讲真相”、“劝三退”等。

春风化雨 悔之莫及

这些年社区志愿者没有放弃对她的关怀帮助,不厌其烦的给她摆事实、讲道理,并让她看一些邪教害人的光盘,给她分析“天安门自焚”事件。逐渐地她开始清醒,回想这些年,“法轮功”似套在头上的紧箍咒,使她陷入“法轮大法”漩涡之中,久久不能自拔。一桩桩一件件,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重演,渐渐地,她开始悔悟了,她认识到:在李洪志的精神控制下,自己六亲不认,哪来的善,自欺欺人哪来的真,是非不分哪来的忍。想到原来自己衷爱的教师岗位,深爱着自己的丈夫和可爱的女儿,她满心都是愧疚和悔恨。她想告诉人们:法轮功把自己害惨了,谁练谁上当。

来源标题:法轮功毁了她的花季人生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