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徒会骗走了母亲的传家宝

2016-12-12 10:58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我叫杨永珍,女,高中文化,今年43岁,是四川省宝兴县有色金属公司职工。我的母亲叫陈玉慧,1948年出生,小学文化,家住宝兴县片马乡黎家村六组。十年前,门徒会人员以“慈惠”为名骗走了母亲的传家宝,母亲知道上当受骗后,气得大病一场,险些丢了性命。这是怎么回事呢?我把事情原委讲述给大家。

事情得从2003年7月16日说起。这天一早,我和丈夫彭光军带着5岁的儿子回老家给母亲过生日,来到母亲家,看见房门紧锁,我大声喊了几声“妈”但没有回应。我心想,这都中午了,母亲出去做活路(干活)也该回来了,于是我们就在院坝里等。突然,丈夫对我说:“珍珍(我的小名),你快看,咱妈背着包在对面路上回来了,跟她一起的女的是哪个哟?”我抬头看,是多年不见的姨妈,于是告诉丈夫说:“那是咱妈的堂姐陈桂兰,十年前再婚嫁去了浙江,后来就没有音讯了。”过了一会儿,母亲和姨妈到家了,看见我们后,母亲惊讶地问道:“哎呀,你们咋个来了哟?”我回答母亲说:“妈妈!您忘啦?前两年父亲过世后你就一直没过生日,今天是您55岁生日,我们是回来给您过生日的。”

这时,姨妈说:“还是珍珍记性好,有孝心,就是不晓得还记得我不?”我连忙对姨妈说:“记得,记得,您是我妈妈的堂姐,听说你在浙江发大财,肯定过得好嘛?”姨妈说她一直在那边做珠宝生意,一年四季在外面跑的时候多,日子过得还可以。一阵寒暄后,母亲一边掏钥匙开门,一边叫我把她和姨妈的包拿去房间。

我接过包,感觉沉甸甸的,便问母亲包里装的啥宝贝这么重?母亲兴奋地说:“你说对了,里面的东西比宝贝还珍贵,那是‘神’赐福给我们的‘经文’和‘见证’”。我当时没听明白,正要问见证什么时,姨妈接着说:“珍珍,我给你说嘛,现在世道变了,灾难多了,地球就要爆炸了,只有信‘神’,信‘三赎基督’,才能躲过劫难,保一家平安……”没等姨妈说完,丈夫催我快把东西放到屋里,去厨房做饭。

午饭做好后,丈夫盛好饭和强儿(儿子的小名)已坐在桌前,我看母亲和姨妈还在房间里没出来,就对着母亲的房门喊:“妈妈!饭好了,您们出来吃饭了。”母亲回答说:“我们还在‘祷告’,你们先吃,给我和你姨妈留一点就行啦。”过了一会儿,母亲和姨妈来到饭桌前,当看到满桌的饭菜后,母亲小声对姨妈说:“堂姐,你看这些凡人,真是不知好歹,世界末日就要到了,还吃那么多,等‘饥荒’来了,他们咋个活哟?只见姨妈点了点头,接着和母亲把碗里的米饭倒了三分二在“甑子”(蒸米饭用的炊具)里,很快吃完后又去了房间。

看到母亲和姨妈的反常举动,我和丈夫非常纳闷。为了弄个明白,我们叫儿子去院坝里耍玩具,然后悄悄来到母亲房门外。仔细一听,里面在反复念叨:末日来,神知道,门徒会信徒得关照。生命粮,生命水,念经祷告强身体。慈惠钱,慈惠物,以助天国万事复。听了一会儿,丈夫把我拉到院坝说:“珍珍,你听出来没有?你妈她们在信门徒会,我听朋友讲过,门徒会是非法组织,国家已明令取缔了。”我对丈夫说:“光军哥,其实刚才妈妈和姨妈从外面回来我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你看我们该怎么阻止她们呢?”丈夫说:“我们先去把她俩叫出来摆摆龙门阵,然后再想办法。”说完,我和丈夫又来到母亲房门外,我举起手准备敲门时,听见母亲对姨妈说:“堂姐,你是‘门徒会’的‘神主’,来我家‘传福音’、‘讲见证’快半年时间了,而且我跟你去了好几个地方‘开新工’,‘慈惠钱’和‘慈惠物’也交给了‘神’一个多月,请问‘神’啥子时候带我们去‘天国’享清福哟?”姨妈说:“玉慧妹子,你别着急,只要我们专心‘念经’、诚心‘祷告’,等‘功力’升了,‘神’自然就会带我们去‘天国’。而且,那天你也听到‘神’说了,你交的那个传家宝等你成‘神’后,还是你的。”

我一听,母亲把祖辈传下来的宝镜(镜体呈椭圆形,边缘雕镂成花瓣形状,两边分别用黄金镶嵌着一只振翅飞翔的凤凰,根根羽毛精细如发丝,眼睛是晶亮的白钻。打开镜子,一面是普通镜面,另一面是放大的,可以看得清脸上的绒毛。通体的黄金虽历经岁月磨砺,依旧金黄灿灿,泛着赤红。我小时候听爷爷说过,这宝贝是清乾隆皇宫里的东西,是祖辈传下来的,能值很多很多钱。)给别人了,连忙叫丈夫用力推开了房门,眼前的一幕让我们大吃一惊:房间里点着三根蜡烛,母亲和姨妈微闭双眼,面对墙上挂着的一块白布上用颜色印的“十字架”(后来才知道是门徒会的得胜旗),嘴里还在不停地叽哩呱啦。

我问母亲:“妈!你怎么把传家宝给别人了?那可是爷爷去世前交给奶奶,奶奶临终前交给您的,还叫你一定要传下去。您快告诉我!那宝贝交给哪个了?”我刚说完,母亲睁开眼睛,瞪着我吼道:“你少管,我把它交给‘神’了,‘神’会替我好好保管。”听母亲这么说,我心里压着一团火,又对母亲说:“妈!你肯定被别人骗了,那宝镜是稀世珍宝,是老祖宗留下的,不能交给其他人。”母亲坚定地说:“‘神’不是外人,我是他的忠实‘信徒’,等我成‘神’了,那宝贝还是我的。”我实在无语,只好对母亲说:“妈!您给‘神’的东西已经被他卖了,如果您不相信,现在就带我们去看看?”这时,姨妈有些慌张地说:“珍珍,‘神’就住在县城汽车站旁边二楼,由于离这里太远,现在天快黑了,走夜路不安全,明天一早我们就去看行吗?”一旁的丈夫看了我一眼,示意我同意……

第二天清晨,我去叫母亲起床时,看见她的房门开着,以为母亲和姨妈已经起床,于是正要转身离开,这时听见里面传来母亲的声音,我进房间一看:母亲精神恍惚,呆呆地坐在床边,嘴里小声的说着什么。我连忙问母亲怎么啦?姨妈呢?母亲断断续续地说:“昨晚上,我跟你姨妈在‘祷告’时,不知啥时睡着了,我深夜醒来后,发现你姨妈不在了。”我一听,事情不妙,姨妈肯定是趁母亲睡着后悄悄跑了,我连忙扶起母亲、叫丈夫背着儿子就往县城走。当我们来到县汽车站“神”租住的二楼房屋时,发现房间里没有人,邻窗的桌子上放着两本书,一本叫《慈祥的母爱》,另一本叫《闪光的灵程》,地板上还散落着一地的门徒会传单。下楼后,房东告诉我们:天还没亮时,来了一个女的把那个男的叫走了,出门时听她们好像在说出什么事了,必须马上回浙江。听房东这么说,我们来到公安机关求助,当向公安人员说完事情经过后,接待我们的刘警官告诉我们:两名门徒会人员中只有那位女性陈桂兰的名字,但没有她在省外的具体住址,而那名男性连姓名都不清楚,线索太少,侦破难度很大,所以不能报太大的希望。

从公安局出来,强儿已在丈夫的背上睡着了。我和丈夫搀扶着母亲走在回家的路上,不时听见母亲喃喃自语:“唉,我咋个这么傻哟,什么入教得‘福报’、‘祷告’保平安、‘慈惠’越多‘福报’越多,全是骗人的鬼话……”一路上,我安慰母亲说:“妈妈!您别想那么多了,就当是赊财免灾吧!”过了一会儿,母亲唉声叹气地说:“唉,那可是咱们家唯一的传家宝呀,我答应过你爹将来一定要传下去,现在却被我弄没有,我对不起那些列祖列宗啊!”

看母亲情绪低落,我和丈夫决定送她回家。到家后,母亲抓起放在屋檐下的背篼,径直走进她的房间,把所有门徒会的传单和书籍背到了厨房,接着就倒进了“灶孔”(当地土话,煮饭的灶台)一把火全烧了。晚饭时,母亲吃得很少,说是没有胃口,简单洗漱后就睡觉去了…….第二天早上,我去叫母亲起床吃饭时,发现她在发高烧、说胡话、浑身直打哆嗦,我和丈夫赶紧把她送到县医院治疗,好几天后才康复。

出院后,我和丈夫看到母亲身体虚弱,又担心她为传家宝的事想不通,便直接把她接到了我们家。住了一段时间后,看母亲身体恢复得不错,人也有了精神,而且还主动做起了家务活,丈夫对我说:“珍珍,咱们强儿还要上一两年幼儿园,以后就让母亲帮我们接送吧,叫她别回去了?”我当时想:丈夫提醒得对!我父亲去世得早,母亲把我拉扯大、供我读书不容易,现在她岁数一天天大了,让她一个人在农村也的确不放心。于是答应丈夫,把母亲留了下来。第二年,母亲把老家的房子处理了。从那以后,母亲就一直和我们生活到现在。

如今,十多年过去了,只要有人提及门徒会,母亲就会现身说法,以她亲身经历告诉别人:门徒会是骗人的,是邪教,你们千万别去信啊!

来源标题:门徒会骗走了母亲的传家宝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