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毁掉了我的家

2016-12-13 11:41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我叫王敏,女,46岁,家住内蒙古包头市高新区。我曾是一个法轮功痴迷者,在社区志愿者的帮助下,我脱离了邪教的泥沼,我愿意将自己那段荒唐的经历告诉更多的人,愿大家都能看清楚法轮功的本质。

自从1996年阴差阳错的接触了法轮功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一步步亲手葬送了自己曾经拥有的稳定工作和温馨的家。为了弘法讲、真相,2002年我用公司的打印机做了大量宣传单,被单位发现后开除了。正好,我可以心安理得的弘法了!老公知道后,对我失望至极,我还暗自庆幸自己成功放下了“名利情”早晚都要“上苍穹”。

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为了贴补我的家用,年近六旬的老父亲去工地上打零工,2003年9月,父亲干活时,不慎从架子上跌落,小腿粉碎性骨折。我认为是父亲 “业力”太重导致,不让送去医院抱扎救治,还嘱咐家里人等着“我去找功友来,一起发正念给我爸治病!”趁我出门的功夫,母亲和老公赶紧把父亲送到了骨科医院。我对此十分生气,在父亲住院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没去看过他一次。现在想来自己真是猪油蒙心了!

那时候,一看家里都忙着照顾我爸,我更变本加厉的出去弘法了,短则三五天,长了半个月。家不管老人不看,忍无可忍的丈夫在2003年年底和我提出了离婚。他说受不了我的自私、反智,说我已经没有亲情,再和我继续生活他也会疯掉的。我果断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终于没人打扰了!我可以全身心的练功弘法了!

就这样直到2007年,我被众叛亲离、疾病缠身,迟迟也等不到“圆满”的那一天。在万年俱灭的时候,社区反邪教志愿者像天使降临到我家,带我到社区诊所治病,还给我讲为什么人会生病,以及现代科技是如何让身体恢复健康的,邪教又是怎么一步步利用人性的弱点控制人的精神的。在社区诊所的调养和志愿者们无微不至的关心帮助下,慢慢的我的身体舒朗了,内心也洒进了点点阳光,我也仿佛如梦初醒。可是一切都太晚了!同龄人都一儿半女的,一家人其乐融融进进出出,而我如今孤身一人,工作没有,积蓄没有,家也没有。希望还在执迷不悟的人快醒醒吧,别再像我这么傻地坚持练法轮功、相信李洪志了!“圆满”是李洪志永远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大家别上他的当了!

来源标题:法轮功毁掉了我的家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