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李洪志愚弄那些年

2016-12-13 11:44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我叫朱德龙,现年78岁,广东韶关始兴县人。曾任该县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痴迷法轮功长达十几年。

1996年我身体不好,有坐骨神经痛,便经常到始兴儿童公园去锻炼身体。后来我发现了刚从韶关市区传来的“法轮功”,感到很新奇,就跟他们借了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来看。

书里面说练法轮功一上来就要求百脉全通,我是学医的,是个牙科医生,认为一个人“百脉全通”那不就是没有病了吗?李洪志还说法轮功是佛家气功。看了他的书中我感觉他可不简单,里面有他神奇的自传以及施展特异功能的情节,这个在现代社会出现,我感觉真不可思议。

后来看他的书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痴迷。他说练功有他的法身和法轮保护,给每个弟子都地狱除名,等正法结束,大法弟子就会归位,来个白日飞升,给不信神的人来个震撼,这些都深深吸引着我,让我越陷越深。

1999年法轮功被依法取缔,我觉得政府误会法轮功,心里装着很大的怨气。2000年我收到一篇经文“走向圆满”,里面说每个大法弟子都有神通,都应该出来证实大法,我就想到复印这个文章让更多人知道。有一天,我来到复印店跟老板说我要复印这张纸,老板看到这是李洪志发表的文章,就叫我赶紧离开,否则他就报警。我当时非常相信李洪志,为了证明自己的神通功能,我就说你报吧,我不走,同时在一边祈求师父让他报不成。

之后我仍在家里偷偷坚持习练法轮功,平时我自以为有师父法身的保护,所以对自己的安全一点也不放在心上,70多岁我还每天照样骑着摩托车搭着老伴去买菜,连头盔都不带,我不担心自己,也不怕老伴出事,因为我觉得我练功她肯定也有福报,师父肯定也会保护她的。其实这些都是自己的痴心妄想,还好没有出什么大事,否则我对不起自己的老伴、对不起所有的亲人。

我这十几年来一直都没有吃药,可是身体却越来越差,经常头晕心痛。2013年我儿子送我去医院检查发现有高血压。我继续练功,有高血压也不去管它,觉得这不是病,认为自己这么坚定,师父会把我的病业去掉的,而且他说他把真修弟子都地狱除名了,练功人连死都不怕,那就是一个神,神还会有病吗?没想到我儿子再送我去医院检查,血压高到180到220,还患有冠心病。

后来经过反邪志愿者的帮助,我接触到王志刚的揭批法轮功的著作、李洪志妹夫孙森伦《我和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研究会骨干于长新的访谈录等等,才打破我的迷梦,认清了法轮功的真相,明白自己被愚弄了。我开始好好吃药看病,血压也很快稳定下来。

来源标题:我被李洪志愚弄那些年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