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徒会”三大谬

2016-12-19 10:44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近日央视新闻天下栏目重磅推出了揭秘邪教“门徒会”专题,众多反邪网站也集中火力批驳该教邪论和各种罪行。在看过那么多“门徒会”信徒受害案例后,笔者深感痴迷的可怕,它能把一个正常人变成白痴、变成野兽。

其实要破除这种痴迷是不难的,关键在于信徒们肯不肯面对现实。比如,认清“门徒会”以下这躲不过去的三大谬。

信奉“三赎”者,可看看三代“教主”的下场。

“门徒会”的所谓“三赎”,挪亚第一次救赎,罗得第二次救赎,季三保为第三次救赎,也是最后一次救赎。总而言之,季三保是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基督来拯救世人,人只有相信他才能得救。

照理说,季三保应该是仙福永享、寿与天齐的了,最不济也该是无病无灾、长命百岁啊。可没想到,这位身为“先知”“神的替身”的“三赎”大人,竟于1997年遭遇车祸。更不可思议的是,他还在车祸中丧生。

季三保扛不过车祸,他的后两任也好不了多少。第二任的尉世强扛不过病魔,于2001年月因肝癌死亡。第三任的陈世荣扛不过法律,因从事非法活动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谁能想象,“门徒会”三代“教主”的下场,竟然都是如此的不堪?都自保都做不到,还谈什么保护、拯救他的信众?

畏惧“末日”者,可想想“世界末日”的破产。

自1985年起,季三保就通过曲解《圣经》,杜撰了基本“教义”——“七步灵程”,宣称“世界末日来临”“信教的上天堂,不信的下地狱”。

“世界末日”之论杀伤力确实大,在信徒们接受后,“门徒会”趁势要求他们没必要再有男婚女嫁、不必耕种、不必存钱在银行、不必继续牧养牲畜、孩子自然也不必上学了,由此引发了一系列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的悲剧。

其实只要稍微冷静地想一想,就可以看穿这完全是骗局。1996年时,某地区的门徒会盛传1997年7月1日是世界末日,结果当然是虚惊一场。之后他们又说是2000年1月1日,并说到那时水会变红成血,门徒会众吹气则清,不信之人饮而则死。但事实如何呢?每个过来人都知道,别说2000年1月1日当天,就算是之后的这十几年内,也从没有出现“水变红成血”的“异象”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依旧生机勃勃,最近我国的“天眼”(即FAST球面射电望远镜)还正式启用了呢。这些,是不是足以让“门徒会”那些死抱着“末日”不放的人无地自容呢?

迷信“见证”者,可听听“见证”的虚假虚无。

“见证”是“门徒会”自我神化的终极武器。它一般靠的是两手,一手是在书籍(如《闪光的灵程》《灵歌百篇》等)中大量“生产”,一种是信徒自发地在“圈子”内传播。

“门徒会”书籍内的那些“见证”,大多与季三保有关。而随着他的车祸死去,其“神话”亦不攻自破,我们不必深究,所以可以重点来探讨一下在信徒中间流传的那些“见证”故事。

CCTV朝闻天下中通过原“门徒会”骨干刘治平,提到了两个典型的“见证”故事。听到四川西昌一名信徒上报说自从信了“门徒会”,家里的粮食突然增多,刘治平马上派人去进行了调查,结果是“他(指西昌信徒)也为了想出名,自己瞎说的”;贵州教会分支上报说,一位信徒脚趾头长疮,最后烂掉,信了教之后,又长出了一个新脚趾,刘治平又派人到实地进行了调查。结果更是搞笑,其实原来的脚趾头根本没掉,所谓新长的就是原来的那个。

听过这些虚假虚无的“见证”后,还是来看看真实的案例吧。家住重庆九龙坡区铜罐驿镇的李其明加入了“门徒会”,在去“传福音”有途中遭遇车祸摔破左额头,住了半个月的院后坚持“祷告治病”,裸体躺在竹凉板说要与“神”赤诚相见。第二天夜里,他就死在了那张竹凉板上。

三大谬者:“神”是假神,“论”是伪论,“证”是虚证。这样的“门徒会”,值得你信吗?

作者:柳随风

来源标题:“门徒会”三大谬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