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摘”调查报告骗你没商量

2017-01-06 13:38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如果说“法轮功”是“活摘”的主谋,那有两个“大卫”无疑是其帮凶。2006年7月6日,在“法轮功”授意下,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前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发表了一份所谓的“调查报告”,污蔑中国政府大量非法摘取法轮功练习者的活体器官。其后,两个大卫又发表了“修订版”、“第三版”、“第四版”。但是,他们的“调查报告”漏洞百出,越编越离谱,真可谓骗你没商量。

一、杜撰无底线。按理说,一项新闻调查,调查者最起码也应该进行实地采访。滑稽的是,两个大卫从未到访过中国,却声称进行“活摘”的医院是苏家屯血栓医院。一个普通的医院,因为“大卫报告”引来无数中外记者和政要实地探访。但是,力证“活摘集中营”系子虚乌有的中外媒体也不胜枚举。美国国务院就曾发表其驻华使馆和驻沈阳领事馆就苏家屯血栓医院的两次调查报告,报告称:“没有发现证据可以说明该地方除被用作公共医院外还被用作其他用途。”

“法轮功”媒体闹得沸沸扬扬的“活摘”医院居然不存在,不难看出,两个大卫的所谓“调查报告”杜撰无底线。

1930年5月,毛泽东提出“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的著名论断。他指出:“你对某个问题没有调查,就停止你对某个问题的发言权。”多少年来,“注重调查”,“反对瞎说”,已经成为媒介的底线操守。两个大卫隔空杜撰,靠臆想,靠捏造的“调查报告”,傻瓜才会相信。

二、侵权无羞耻。为了把假戏做“真”,两个大卫的“调查报告”还煞有介事地推出一组“证人证言”。匿名的“安妮”、“皮特”、“老军医”固然很容易就被识破。那么,“调查报告”中唯一指名道姓的证人又是真是假?两个大卫在调查报告中引述所谓石炳毅教授(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分会副主任委员)的话称:“自从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从2000年到2005年这六年间,约有六万宗移植手术”。石炳毅教授看到后对其无中生有的引述表示出极大的愤怒,并在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时宣读了一份声明:“我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说过这些话,这份报告中的数据也毫无根据,我不知道这两位作者捏造这些话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是什么利益驱使他们捏造谎言。”

两个大卫不是有不少“电话调查”的录音证据么,针对石炳毅教授的反驳,何不将采访他的录音公之于众?更为可耻的是,两个大卫不顾石炳毅教授的声讨,依旧在第二、第三版报告中继续引用此话。

石炳毅教授的严词声明,让“大卫报告”中的假证露出原形。谁还会继续相信他们列举的其他“证人证词”?

三、耍赖无人性。广西民族医院泌尿科主治医师卢国平,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躺着中枪”。两个大卫在“调查报告”中详细记录了对他的电话调查内容,称这位医生承认他早些时候曾到监狱挑选三十多岁的健康“法轮功”人员提供器官。对此卢国平医生说:“这个报告里面说‘以前用的法轮功供体是从监狱里面还是从看守所里面拿的’,我的回答是从‘监狱里面拿的’。但是当时我的回答是‘我们医院没有这种资质,我本人也没有这种资质,所以不可能拿任何器官’。还有第二个问题是他说‘那你们都要到监狱里面自己去挑选吗’,他当时说我的回答是‘对,肯定说要去挑选的’,这个问题当初根本都没有问到,没有那回事。”

妖魔鬼怪逃不过真神的火眼金睛,美东华人社团联合总会会长黄克锵曾在香港《大公报》发表文章,以自己从事录音翻译工作20多年的经验,分析得到的结论是:大纪元网站中的电话录音是伪造的。两个大卫竟然无耻到连电话录音都“篡改”,他们自己愿意当“法轮功”的走狗也就罢了,“拉人下水”真是太耍赖了,毫无人性可言。

为了继续“活摘”的谎言,最近的“轮媒”又推出大卫·乔高、大卫·麦塔斯和美国“捍卫民主基金会”成员伊森·葛特曼以“独立维权人士”之名出炉的“最新报告”,可是,两个大卫此前的数版“调查报告”有重大造假前科,“最新报告”到底又会有多少可信证据,不看也知。

作者:云露

来源标题:“活摘”调查报告骗你没商量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