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车祸幕后乱象

2017-01-13 15:31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一段尘封18年的往事,一起7死1伤的特大车祸……

尽管回顾那惨烈的一幕对死者还是幸存者而言都过于残忍,但为了揭露法轮功和李洪志的丑恶面目,为了让更多的人不再受其蒙骗,前法轮功人员张一军依然勇敢地站了出来接受采访。而通过对张一军的亲身经历,我们可以看到车祸幕后法轮功特有的乱象。

“精英”,说没就没了。

1998年7月4日,法轮功海南辅导总站副站长陈勇等8位法轮功骨干结伴而行,乘一辆小旅行车从海口到三亚参加李洪志的“法会”,在高速公路上与一辆大客车迎头相撞。陈勇等7名法轮功人员当场死亡,同车中唯有张一军死里逃生,幸免于难。

要知道,这8人都是法轮功组织在海南的主干力量,陈勇身为副站长不用说了,就连张一军,也是海南最早一批练习法轮功的人、法轮功海南组织的“领导层”。但这些法轮功“精英”中的“精英”,照样没有得到李洪志“法身”庇佑。对此曾经的痴迷者林卓清十分想不通,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圆满”,说来就来了。

车祸次日,李洪志就给当时的海南辅导总站站长蒋晓君写了一封亲笔信,通过传真发到海南,带来一个“振奋轮心”的消息:“师父知道你们的心,其实你收到我的信后,我那八个弟子已经圆满在他们的不同的世界里了。”

这个“意外的收获”,在一定程度上确实起到了安抚“轮心”的作用。别人左等右等的摸不着“圆满”的边,原来是少了点“机缘”啊!似乎一下子就堵住了质疑的声音。但后遗症也是明显的,“知晓人类过去未来”的李洪志没料到自己情报错误,8人中张一军活了下来,成了唯一一个活着的、“圆满”的“觉者”。

“元神”,说走就走了。

一个大活人怎么“圆满”?到了这个份上,若说李洪志额头丝毫不见汗肯定是假的,不过也算他有点急智,当蒋晓君问李洪志“还有一个活着的是怎么回事”时,李洪志解释这是因为他的“主元神”已经修“圆满”了,带到天国去了,现在的这个人是“副元神”。

这样的解释让蒋晓君迷糊了。事实上,他也不可能不迷糊啊!“元神”是个什么玩意儿,正常人谁见过呢?别说李洪志只讲 “主元神”修成走了,就算咬定张一军现在是个行尸走肉,他也没资格辩驳!所以蒋晓君也只能拿“你还认识我吗?”这种不可思议的问题来试探张一军,可悲复可笑。更可怜的是张一军,从此只好顶着“副元神”的名头,在“功友”们怪异的眼光中活到现在。

“肥皂泡”,说破就破了。

张一军究竟“圆满”了吗?对他本人来说,也是在很久以后才正视这个问题。而真正促使他面对现实的,应该是自己和亲人的遭遇。

车祸后,张一军双下肢粉碎性骨折,只能每天待在家里,双手拿着两个小板凳拄在地上行动,十分痛苦。治疗期间打在身上的钢钉,在没有取出来时他总幻想着像《转法轮》上讲的那样,钢钉自己会化掉不见了,但这个想法一直没实现。同时那段时间,他儿子因为打篮球摔断了手臂,岳父也在外出时跌倒导致右腿骨折,还有母亲也断了手。种种因素叠加起来,张一军越来越认识到“圆满”不过是个“美丽的肥皂泡”,他在采访中激动地说:“既然他(指李洪志,笔者注)自称‘宇宙主神’,为什么连我还活着都不知道,为什么也算不出我们会遇到这样的车祸?!”

乱象是真相的破碎投影。种种怪异的情节,种种不合理的“解释”,归根到底就是张一军的那句话:“我是亲身经历者,我的事就可以说明,李洪志编造了一个天大的谎言。”

作者:柳随风

来源标题:海南车祸幕后乱象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