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自焚”邪火烧出了什么

2017-01-20 13:29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发生于2001年1月23日的“天安门自焚案”至今已有16年,虽然时间可能会冲淡人们对惨剧的记忆,但李洪志法轮功策划导演的这一场悲剧加之于受害者和其家人的痛苦却是刻骨铭心的。时间湮没不了真相,狡辩逃脱不了罪责。16年后的今天,我们在祭奠死者亡灵、抚慰幸存者心灵的时候,还得追问一句:这场火烧出了什么?

这场火烧出了法轮功邪教的凶残

残害生命是邪教的共罪,法轮功以教义杀人,罪恶昭彰。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是痴迷者的催命符,他的“肉身肮脏”、“圆满飞升”、“死亡快感”、“放下生死”、“弃身成佛”等歪理邪说都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幸存者对自焚动机的陈述,无一不控诉“师父”的阴险诱导(见《铁证:天安门自焚案证人证言录》)。李洪志的话就是催命符,什么“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什么“死后圆满升天”,什么“放下一切世间的执著(包括人体的执著)”。再有,法轮功痴迷者的自焚案远不止这一件(见《法轮功信徒发生多起自焚事件》),在1999—2006年这8年间,年年有法轮功人员自焚。这充分说明,法轮功信徒的自焚并非偶然,也足见法轮功的凶残,足见邪教视生命为草芥。

这场火烧出了法轮功邪教的虚伪

法轮功将“真善忍”、“做好人”挂在嘴边,然而,仅看它自焚案发后的反应,就暴露出它的极度虚伪。法轮功明明暗中派人调查过自焚者的身份,可当反映事实的调查报告呈送给它后,它却不敢发表,还谎称“没有派人调查这回事”(参见冯海军《“1·23”天安门自焚人员都是法轮功弟子》),这是真吗?李洪志自己贪生怕死、出逃后躲进美国的保护伞下,却让弟子“放下生死”、“舍弃肉身”,这是善吗?对公正报道自焚事件的西方媒体(如美联社)大肆攻讦、泼口谩骂,这是忍吗?

这场火烧出了法轮功邪教的无赖

法轮功惯于耍癞皮,它对自焚案狡辩的自相矛盾。比如,一会儿说“自焚人士与我们法轮功根本无关”,一会儿又说自焚者是“抗议迫害,以死护法”;一会儿说自焚者是被政府收买的“演员”,一会儿又说自焚者是替师父护法的殉道者;一会儿说郝惠君、陈果母女是被利用、被软禁的可怜虫,一会儿又说她们“帮助中共煽动民众仇恨”“已成行尸走肉”和“迫害法轮功的政治标本”。如此狡诈多变,如此信口雌黄,翻云覆雨,不是无赖是什么?

这场火烧出了法轮功的无耻

古人云,“礼义廉耻,国之四维”;“人而无耻,不知其可也”。法轮功就是无耻,自焚者明明全是法轮功信徒,它却抵死不认。当自焚事件的策划者刘云芳表示“如果谁再说自焚者不是法轮功弟子,让他找我,我站出来作证!”时,法轮功就装着没听见,根本不敢对质。更无耻的是,它还要往自焚者身上泼脏水,什么刘春玲是“三陪女”,什么“薛红军……根本就是一个地痞”,什么“王进东被中共收买”,什么王进东的妻女“被关押在郑州女子劳教所期间,经常打骂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什么郝惠君、陈果母女“已成行尸走肉十年了”……他们为师父和大法卖命,却无端受到攻击。种种脏水泼向曾经的“忠徒”,反倒让人们看清了邪教的极端冷酷和超级无耻。对此无耻行径,美国旧金山法轮功问题专家塞缪尔·罗于2002年在个人揭批法轮功网站Exposingthefalungong.org发表文章称:“法轮功否认自焚者是其成员,着实让他们寒心,不亚于他们身体上的痛楚。先送他们去死,悲剧发生以后又不承认他们的身份,对他们真的是太残忍了!”说得太好了!可谓一语中的!

显然,16年前的那场邪火,烧出了法轮功的丑陋面目和邪恶本性,将这个害人祸世的邪教永远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作者:徐慧

来源标题:“1·23自焚”邪火烧出了什么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