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痴迷人员的“春劫”

2017-01-26 14:00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大红灯笼高高挂,福字窗花窗上爬。大圆桌旁你我他,桌前桌后笑哈哈。”中华民族一年一度的传统节日春节就要来到了,一提到过年,人们脑海中就会浮现出一家人一起喝酒吃饺子,唠家常看春晚,阖家欢乐、其乐融融的温馨场景。可是,多少“大法”弟子却再也没有了这个机会,因为痴迷法轮功,让他们本该喜庆的春节变成了凄惨的“春劫”。

追求“修炼圆满”,七名弟子除夕自焚。

为对弟子进行精神控制,李洪志宣称“修炼的最终目地就是得道、圆满”,并且明确描述了“圆满”的结果,“极乐世界树是金的,地是金的,鸟是金的,花是金的,房子也是金的,连佛体都是金光闪闪的。到了那里找不到一块石头,花的钱据说就是石头。”李洪志要求法轮功弟子“去掉一切常人执著,包括对人的生命的执著”,要“为真理舍去一切”,暗示弟子放下生死,走出去,就能求得最后的“圆满”。

在李洪志的妖言蛊惑下,2001年1月23日,农历除夕,正当千家万户忙着挂灯笼、贴春联,准备举家团圆共度节日的欢乐时刻,7名来自河南开封的“法轮功”痴迷者在天安门广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1.23”自焚事件,造成了2人死亡、3人严重烧伤的骇人惨剧。12岁花季少女刘思影和37岁的母亲刘春玲生命陨落,时年19岁青春烂漫的女大学生陈果和母亲郝慧君,因严重烧伤被截肢,丧失生活自理能力,落得个终身残疾。

轻信“消业祛病”,精进弟子腊八病亡。

“消业祛病”是法轮功所宣扬的主旋律,李洪志一方面吹嘘跟他学法轮功的弟子不生病,会青春永驻,另一方面威胁那些有病去看医的习练者,“但人一有病就吃药,或者采取各种方法去医治,那么实质上是把这病又压进身体里面去了”,“练功吃药就是不相信练功能治病,信你还吃什么药”。为此,大法弟子明知身体有病,也不去医院治疗,结果可想而知,小病拖成大病、大病拖成重病、重病不治而亡。

曾经是云南法轮功圈内“一号人物”的昆明市总工会退休干部王岚,是李洪志亲自任命的云南法轮功辅导总站站长。出生于1954年的王岚,毕业于医学院,曾当过医生,为修炼法轮功,导致家庭破裂,亲人疏离。2011年8月,王岚下腹疼痛,出于医生的本能,悄悄上医院检查确诊为子宫肌瘤。本来是常见的妇科病,及时治疗并无大碍。但王岚坚信“大法弟子不用住院”,坚持在家打坐练功来“消业”,并让功友一起“发正念”,帮她驱除“邪恶”。2012年1月1日下午4点左右,王岚病死于家中,时值农历腊月初八。

逃避“世界末日”,辽宁男子除夕自杀。

和其它邪教一样,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也很是喜欢玩弄“世界末日”的预言,可笑的是,他的“末日”预言总是不讲信用,必须一推再推,永无定期。早在1995年,李洪志就大放厥词,他说:“地球就要爆炸,上次地球爆炸是我的师爷定的,之后的一次是我师父定的,这次爆炸将由我来定。这次大爆炸本来定在1999年,但现在说可能提前,可能提前到1997年……我李洪志稍微使点力,就能至少推迟30年。”在“末日说”的恐吓下,一些法轮功弟子为了逃避末世,不幸选择自杀。

辽宁省辽阳市农民李伟栋,1998年开始练习法轮功。由于受李洪志“末世论”的恐吓,1999年2月15日(农历除夕),他对家人说:“这个世界要毁灭了,我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当天中午上吊自杀,死时他只有47岁。李伟栋89岁的老母亲痛心地说:“他临死前还说,天要塌、地要陷了,活不上两个小时了,我拉不住,他就跑了。”大年除夕,本是万家团圆之时,法轮功弟子却在“师父”的教唆下,活生生上演了一出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间悲剧。

笃信“白日飞升”,河北妇女年终跳楼。

在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中,“白日飞升”说对弟子的刺激最大,因为它是弟子“圆满”的形式。到了《在欧洲法会上讲法》,李洪志的描绘更加令弟子心驰神往,“我想在你们圆满的时候给人类带来一个壮举,……我是这样想啊,叫所有大法弟子不管要不要身体的,都带着身体飞上天,不要身体的在空中虹化掉,然后飞走。这样会造成一种历史上从来没有的辉煌,给人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人不相信神,让神真实地体现给人看。”然而,弟子试图“白日飞升”的不在少数,却无一例成功。

1998年1月24日,农历腊月二十六,“杀猪割年肉”,正是家家户户忙着赶集,置办年货的日子。河北唐山新星针织总厂退休职工王秀云,却在这一天趁家人不备跳楼身亡,时年50岁。王秀云自练上法轮功后,总是念叨“不要活了,要升天了”,“看见了莲花宝座在天上飘呀飘,上去就可以成仙”。 王秀云企图“白日飞升”,成仙成佛,与“师父”团圆,不幸的是,这样的愿望并没有实现,一条鲜活的生命尚未“飞天”,就重重地摔在地上不治而亡,惨痛的教训令人唏嘘万分。

执著“去情邪说”,团圆时节不要老娘。

李洪志多次宣扬要通过修炼去掉执著,而去掉“情”又是去执著心的核心内容。“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就不能混同于常人,人有七情六欲,为情活着,你在逐渐地看淡这些,逐渐地放下这些,在修炼过程中你直至把它完全放弃。”“只有放弃人间的一切情爱和欲望,才能上层次,才能达到最高境界。”众多弟子苦苦“向内找”,想通过“学法”、修炼来去掉“情”,但幡然醒悟时却总是后悔莫及。

南京机电研究所原工程师詹石前,1972年结婚,婚后养育了两个女儿,把老母亲从老家如皋接到南京,一家人其乐融融,舒心自在。自从修炼法轮功后,詹石前对亲情置之不顾,竟然自己总结出“三不要”的修炼法,即为了“师父”不要老娘、为求“大法”不要工作、为得“圆满”不要家庭。2001年春节过后,老母亲为了不让他再继续练功,相劝无果竟然给他下跪,生气回老家临走时扔下一句话:“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儿子!”詹石前妻离子散、母子反目,如今才意识到曾以引以为豪的“三不要”,原来是痴迷法轮功后丧失了人性。

惧怕“另外空间”,大年初二举起屠刀。

李洪志故意制造神秘、悬念,大肆渲染“另外空间”,对弟子进行极度诱惑。“这个空间的生命体,看不到另外空间的生命体,看不到宇宙的真相,所以这些人等于是掉在迷中来了。”诱惑弟子清理环境,并用危险进行恐吓,“现在我们人类生存的空间和许多其它空间,都处在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上了。李洪志利用一切证明“另外空间”的存在,消除弟子的疑惑,设计层次,把弟子引向深渊,对弟子洗脑,改其认识,一步一步地把弟子的思维控制到法轮功的怪圈里。

2000年2月6日,农历大年初二晚上10点,正当人们在茫茫夜色中享受节日的快乐时,广东省番禺市榄核镇大生村发生了一起血案。凶手袁润甜原本是一个善良好学的女孩,自1996年练上“法轮功”,便开始了备受摧残、折磨的噩梦。1999年11月起,她精神恍惚,觉得自己在另外的空间,常常梦见“大师”李洪志及多名男性要对她进行污辱,还要杀她。在这些人中有个人是村里的五保户黄带胜,虽然黄与袁润甜实际上连一句话都没有讲过,但袁认定黄在另外的空间侵犯并伤害了她。走火入魔的袁润甜持刀闯入黄带胜家中,竟然对着黄的面部连砍两刀,无辜村民惨遭伤害。

每逢佳节倍思亲,法轮功让亲人阴阳两隔,让家庭笼上阴影,在法轮功弟子及其家属的心中,春节是一种深深的痛。

作者:曾禛

来源标题:法轮功痴迷人员的“春劫”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