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弟子“法会”猝死的警示

2017-02-21 11:17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6年11月29日,乌克兰记协联盟会员格罗巴在俄罗斯“伊里涅义”网发表文章,披露俄罗斯一个名叫叶甫盖尼法轮功痴迷人员在参加莫斯科法会途中死亡。(2月15日 凯风网)

人们记忆犹新:2016年5月15日,法轮功在美国纽约市巴克莱中心举办“法会”,李洪志按惯例进行了长达2个多小时的洗脑。然而,此次“法会”刚一结束,一位从会场中走出的女信徒就突然昏倒在地,先是呕吐,接着不省人事。执勤警察急忙拨打911叫来救护车……看来,法会期间死人已成为法轮功的新常态,既出乎人们的意料,又在情理之中。不过,人人们很快发现,叶甫盖尼之死给世人发出了很多警示。

惯于掩盖真相,法轮功一点也不“真”

9月24日(周六),惯于抗议、指控中国政府“迫害”的法轮功信徒和往常一样,30人左右,聚集在莫斯科友谊大街的大使馆附近,举着标语进行鼓动宣传。在还未到达位于莫斯科友谊大街的中国大使馆门前时,有一人晕倒,失去意识,但是并未有人呼叫救护车。无论是医护人员还是维护示威秩序的警察,均未发现现场的异常情况。在救护车赶到之前,法轮功活动的协调者已提前命令众信徒:“脱下他的黄夹克,免得人们说这人是因为练法轮功才得病死的。”对于叶甫盖尼之死,法轮功领导层并没有惊慌失措,他们解释道,叶甫盖尼死亡是因为他当时停止练功,还因为中国大使馆的邪恶力量过于集中强大。

瞧瞧吧,这便是法轮功的德行,弟子死了比一只苍蝇还不如,死了还要被人掩盖真相,法轮功不是口口声声要“讲真相”吗?为什么要脱下叶甫盖尼的黄夹克呢?做贼心虚嘛。法轮功不是鼓吹“真善忍”吗?为什么要掩盖真相呢?由此可见,法轮功完全是嘴上一套,手上一套,嘴上说的动听,手上做的却无比龌龊。

叶甫盖尼之死,李主佛是罪魁祸首

李洪志宣称:“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练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这个场红光罩着,一片红……”(《转法轮 法轮大法学员怎么样传功》)

炼功场尚且有法身保护,法会当然会有更多法身保护了。然而,洋弟子叶甫盖尼偏偏在参加法会途中死了,这是为什么呢?

相关报道称,叶甫盖尼面临的危险之一在于,他不相信自己身体有问题。因为根据法轮功邪教理论,“练功人不生病”,不需要接受“常人”的治疗,练功人出现的病症是“师父的考验”和“病业的显现”。 危险二,实际上叶甫盖尼下火车后没有片刻的休息便同其他信徒一起被派往“前线”了。最后,危险三,当他失去知觉不能动弹的时候,在场的协调人和其他信徒不但没有立即叫急救,反而拖延时间;他们不愿意找“世俗”医生,甚至还打算找辆车把他送到纳罗—福明斯克的法会上,而不是送他去医院。

叶甫盖尼的死亡经过证明,李主佛是罪魁祸首,其一,是他的歪理邪说促使弟子不相信自己会患病,不相信患病要就医,要吃药打针,以致久病不治;其二,是李洪志的法会累死了叶甫盖尼;其三是他的歪理邪说“活摘”了所有弟子的大脑,竟然不知道必须及时将不能动弹的叶甫盖尼送医院抢救,以致叶甫盖尼殒命。

弟子身后泼脏水,法轮功极其冷血

二十多年来,法轮功弟子纷纷死亡,骨干弟子也不例外,侨居美国的法轮功积极分子、法轮功教徒创办的新唐人电视台主播吴凯伦于2011年2月26日死于美国纽约家中;侨居日本的法轮功积极分子肖辛力,因患癌症拒绝治疗,于2011年12月30日死亡,时年43岁,其丈夫佐藤贡也是法轮功积极分子,于2009年死亡,时年49岁,在他离世后的7天内,肖辛力和其他信徒竭力“发正念”,企图让他起死回生;德国“法轮功”协调人朱根妹患有糖尿病,指望练法轮功治病,因耽误治疗于2007年死亡;美国休斯敦法轮功积极分子封莉莉身患胰腺癌,但她认为这是“业力”,于2006年6月22日死亡……

人们很容易发现,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是导致弟子们早死的重要因素,而李洪志及其发轮功在弟子身后泼脏水的行为犹其令人不齿,他们对于学员的死亡毫无愧色,把弟子的死因自然地归结于恶魔阴谋:“这些恶魔难以识别,他们能带来大灾难。他们也练法轮大法并且颂扬大法……但他们之后会突然死去,站在我们的对立面,以此损害大法”(见李洪志《法轮大法详解》)。这一次,面对叶甫盖尼之死,法轮功领导层同样没有惊慌失措,他们解释道,叶甫盖尼死亡是因为他当时停止练功……

在李洪志及法轮功高层嘴中,死去的弟子要么是练功不认真,要么是“伪装者”,是大法的损害者,甚至是恶魔。

弟子在参加法会的途中死亡充分证明,李洪志不仅不能将弟子“地狱除名”,相反,法会是弟子的夺命会;李洪志不仅不会保护弟子,而且还会给死去的弟子泼脏水,这便是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真实嘴脸,而死亡与被脏水覆盖则是轮子轮痴们的宿命。

来源标题:洋弟子“法会”猝死的警示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  作者:秦如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