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赎基督害了产哥的命

2017-02-22 13:16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星期天,来到乡下看望年迈的姨妈,表哥一见我,指着对面邻居的家让我看,我看见产哥家门上残留着白色的对联纸,问:“怎么了?”表哥黯然神伤地说:“产哥走了!”

我大吃一惊:“怎么会呢?产哥那么好的身体!还年轻的很,是不是出了车祸?”

“没有,”表哥说,“他有高血压,脑溢血去世的,可也不全是因病走的,唉!都是信什么‘三赎基督’害的……”

产哥和表哥在同一个村子,是乾县薛录镇薛宅村人。我小时候去表哥家走亲戚,常常和产哥玩,产哥是属于那种从小身体特棒的人,高高大大,结结实实,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慢慢地,我们都长大了,为了生活,我们各奔东西,隔几年偶尔见一面,总发现产哥春风满面,精神劲头不减当年。

一听说“三赎基督”,我不禁吃了一惊,产哥怎么和邪教搞到一块去了。

表哥长吁短叹,给我讲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产哥这几年还混的不错,他头脑灵活,人缘好,在外面包点小工程,工作干的风生水起,日子过得蛮滋润。

前几年,村里不少人信了教,产哥媳妇桂花的亲戚经常来找桂花,动员桂花信一个叫三赎基督的教,说信了三赎基督,神会赐福,不得病,就是得了病也不须吃药打针,只要祷告就能治好病。桂花先是不信,亲戚就带着桂花出去参加“神的活动”,目睹了几次“见证”后,桂花彻底信服了,不但跟着亲戚到外面传教,还让产哥也信三赎基督。产哥好赖也是一名高中毕业生,对那些封建迷信的东西有自然的抵抗力,本来他是反对媳妇信那个听起来不着边际的三赎基督,但是架不住媳妇的枕边风,口头上应付桂花自己信了,实际上也是准许了桂花的荒唐行为。

产哥工程上的事,免不了吃吃喝喝,身体发了福,也带来了副作用,患上了高血压,医生让定期检查,不时吃一点降压药。

桂花自信了三赎基督后,有些狂热,产哥每次回来后,她都说信教的人如何如何的好,谁家有病祷告好了,谁家庄稼不用管一亩产了上千斤粮食,谁家瞎子都能看见东西了……

产哥本来不信,听的多了,也半信半疑起来。桂花趁机说,你那高血压也不要吃药了,我给你祷告就会好的。

产哥是那种豪放型的男人,对吃药看病这种婆婆妈妈的事本来就嫌麻烦。听媳妇这样一说,心里不免存了一份侥幸,便说好。于是就不去诊所检查血压的事,降压片也几乎不再吃。

今年8月29日,村里门子人过事,产哥回到村子帮忙,正是酷暑时节,那天气温30多度,下午5点多钟,产哥跑前跑后忙了一阵,突然一阵头晕,站立不稳,一头栽到,昏迷过去。

在场的人都慌了,一时乱了方寸,不知该怎么办。很快有人清醒过来,说赶紧打120急救电话。

这时桂花赶过来,只见她不慌不忙地说:“没事,没事,不要打电话,把他给我弄到屋里去,我有办法!”

大家看她如此淡定,以为以前产哥经常这样,就帮着桂花将产哥抬回家,这时产哥家来了几个妇女,她们说要给产哥祷告。于是桂花让其他人回了,把门一关,便围着产哥祷告起来。

第二天一早,产哥的亲戚朋友知道后一大早赶来看产哥,却发现产哥依然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慌了,说赶紧给医院拉,桂花见祷告了一晚上也没见效果,心里发虚,便不顾几个妇女的阻挡,同意将产哥送往县医院。

然而,一切都迟了。到了县医院,经过检查,医生说过了三小时最佳治疗时期,况且在家里几经折腾,产哥的脑出血量达290毫升,做手术后十有八九成了植物人,只能保守治疗了,看病人自己能否产生奇迹。

产哥自从栽倒后,就一直昏迷不醒,在县医院住了一个月后没保住命,走了!年仅47岁!村里人都叹息一锤都撸不到的壮汉说走就走了。遗憾的是,他直到离去,也不知道是邪教三赎基督害了他。

我来到产哥家,想和桂花嫂拉拉话,桂花嫂一见我眼泪哗哗直流,一个劲地哭。听姨妈说,自从产哥去世后,桂花嫂也不信三赎基督了,也没话了,整天呆在家里不出来,就是偶尔出来也不愿见熟人,一个人独来独往。

也许,桂花嫂还浸沉在失去丈夫的悲痛中,但愿她早日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更愿她告别往日的阴霾,彻底和邪教三赎基督决裂,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为保护受害者隐私,文中的产哥、桂花为化名)

来源标题:三赎基督害了产哥的命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  作者:杨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