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的黄马甲千万穿不得

2017-02-27 13:27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7年2月15日,题为《俄罗斯一法轮功成员在参加“法会”途中猝死》的文章发布凯风网后,瞬时引发广大网民高度关注和热议。

消息称,上年11月24日(周六),“全俄罗斯法轮大法会议”在莫斯科州纳罗——福明斯克区举办期间,些许可怕事情层出不穷,其中最为辣眼的是,有个名叫叶甫盖尼的俄罗斯法轮功信徒在参加“法会”途中猝死,且面对这位法轮功人员的猝死,在场功友无一人呼叫救护车。更为蹊跷的是,还不等民众联系的救护车赶到,此次法轮功活动的协调者已经严正命令通往的众信徒:“脱下他的黄夹克,免得人们说这人是因为练法轮功才得病死的。”

如此生死攸关情形下,协调者却要抢先一步“脱”夹克。足见法轮功的夹克,不是普通意义的夹克不是谁想穿就能穿、谁想穿多久就能穿多久的夹克,是由法轮功来定夺藏有某种猫腻的夹克。

一朝穿上就意味着开始卖命

叶甫根尼是穿着法轮功的黄夹克晕倒并猝死的。他的猝死,可直接追溯到他当初穿上身的法轮功黄夹克。因为,法轮功卖给信徒的夹克(马甲等),从不限于赚几个小钱,还有对信徒的精神控制。

叶甫根尼误以为,自己身着法轮功夹克,就有别于普通“常人”,成为了自诩“宇宙主佛”的李洪志眼中的“修炼”者,可沿着法轮功系列歪理邪说画的“圆满”馅饼,直达“无所不有、为所欲为”的“天国”之路。

于是,他同近年来相继早逝的数十名法轮功骨干一样,不顾个人安危,不辞奔波劳顿,全力以赴痴迷法轮功效忠李洪志,全力以赴为宣传法轮功邪教歪理抛家、弃业、卖命。

可怜这位来自矿水城的很多年前就加入法轮功的老信徒叶甫盖尼,直至悴死没能弄明白,是自己钻进了法轮功夹克预设的“全套”。就连事发当天,还在冒着“三大”危险前往莫斯科参加法会、抗议中国大使馆等系列活动:一是正如他拟呈法会的报告《练法圆满经验》中所述,“练功人不生病”,练功人出现的病症是“师父的考验”和“病业的显现”。所以尽管他是个健康状况不容乐观的老年人,他还执拗地不相信自己身体有问题。二是他一下火车就被派往“前线”,在毫无片刻喘息情况下就投身到了和其他同伙一样“奔走”的卖命活动。三是在突然晕倒并失去知觉时刻,现场的法轮功协调人及其他信徒,非但未立即施救,还蔑视“世俗”的医生、医院,眼睁睁遗误最佳抢救时机。

叶甫根尼最终以性命归西验证了错失侥幸,验证了倒霉头顶。他完全同2011年因病死于家中的侨居美国的法轮功新唐人电视台主播吴凯伦一样,同2009年因病死于49岁上的法轮功积极分子佐藤贡一样,同2011年因病死于43岁上的侨居日本的法轮功媒体记者肖辛力一样,同之后的法轮功颂歌者兰多先生、金主“模范任务”林逸明,以及“新唐人电视台”北美新闻制作人剧玫病亡一样 ,白搭了一条宝贵生命。

叶甫根尼看似因脑出血中风错失紧急抢救而最终没能醒过来,于28日凌晨实实在在的离世了、病死了。可有几人真正联系到,是因为他穿上不该穿的法轮功的夹克触了霉头,昏了头,晕了脑,难以自拔,痴心妄想,最终沦为一个没“精进”到早日“圆满”的替死鬼。

一旦不利邪教就难免被脱下

显而易见,叶甫根尼当日突然晕倒、濒临死亡,是对法轮功极其不利的事。所以,现场老辣虚伪的法轮功活动协调者,当机立断,不是考虑叶甫根尼的实际状况,而是厉令众人“脱下他的法轮功黄夹克,免得人们说这人是练法轮功死的” 。

他们这是要脱什么呢?脱掉叶甫根尼身上的法轮功夹克吗?可见他们很清楚他们聚会的性质,很明白他们行为后果,只是在抓抢第一时间,洗脱导致叶甫根尼猝死的罪责,洗脱法轮功“无能”“无为”的虚无,洗脱“宇宙主佛”无数“法身” 保佑的失败。

李洪志声称“法轮大法好”,声称信徒“一人习练法轮功,会全家人得富报”,声称练功人体内会增添“奶白体”,青春焕发,永不衰老;会不断“精进”,“上层次”,甚至有朝一日“白曰飞升”进入满眼“黄金”的“天国世界”等等。叶甫根尼一心追随“主佛”谎言,认定“主佛”真的“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结果却累了个生命垂危,一头栽倒。更戏剧的是,就在叶甫根尼倒下的一刻,人家却极力“脱下他的法轮功黄夹克”,尽可能“免得人们说这人是练法轮功死的”。

可见,如此夹克,暗藏着邪教诸多圈套,是诱使信徒痴迷背经、虔诚“打坐”、忘我“做工”、妄想“圆满”的华丽皮囊。李洪志正是以此为幌子和手段,疯狂教唆信徒替代自己“弘法”、“讲真相”,放烟雾弹、撒迷魂散的。他仗着信徒希图不断“精进”“上层次”求得“圆满”,以谎圆谎蛊惑信徒,为自己聚敛更多的钱财美色。但,只要信徒的状况和行为少有连累自己,旋即胡诌抵赖,甚至“断尾自救”。可怜叶甫根尼这个冤大头,送了性命都不值得“主佛”发话或出面,直接被现场协调人跟“做了”。

一经彻底洗脑就至死痴迷不化

法轮功的夹克,之所以连连索命,就是因为它暗藏洗脑玄机,包藏教唆祸心。当天,惯于抗议、指控中国政府“迫害”的法轮功信徒和往常一样,他们30人左右,聚集在莫斯科友谊大街的大使馆附近,举着标语进行鼓动宣传。作为其中之一的叶甫根尼只,作为已经被法轮功彻底洗脑的叶甫根尼,根本无所顾忌。他只管倾心参与法轮功邪教的非法活动,所以在还未到达位于莫斯科友谊大街的中国大使馆门前时,突然晕倒,失去意识。这不仅暴露了法轮功虚无奸诈,也再现了被洗脑信徒的痴迷不化。

正如乌克兰卫生部医疗体育高级专家尼奇博鲁克博士在其学术论文《对法轮功“祛病健身”之规定、观点及体系的评估》中写道:“习练法轮功会引起人体内分泌、神经血管系统失调,同样也会危害心理健康。练功对人体精细结构造成的干预后果难以预料。”“法轮功教员强迫学员不要关注病情、不要去看医生,而这会延误诊断,耽误及时治疗。”“法轮功习练者不会去体检,因此,练功对其身心健康会带来什么后果(危害)不得而知。”否则,叶甫盖尼生前不至于写下这样的话:

“还有一件我没有多想却自然而然发生的事情:我改变了对学法练功的态度,在功友们面前我感到很惭愧,尤其是在师父面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师父给予我们那么多,而我却如此轻视这一切。但师父却说:“倒下了爬起来,继续向前走”。于是我就爬起来继续走。”(以上文字,摘自叶甫盖尼在纳罗—福明斯克法会上的报告《练法圆满经验》)

呼呼,至死不解其中诈,全然迷失法轮功!可怜还有多少人,不知道法轮功及其夹克——与谁有染、毕谁性命。

来源标题:法轮功的黄马甲千万穿不得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  作者:俞 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