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人生:少女自学成材 成为黑客逃脱邪教

2017-03-03 14:27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7月23日,英国Glamour时尚周刊网站(glamour.com)登载题为《一名自学成材的黑客如何脱离所在邪教》(How a Self-Taught Hacker Escaped a Cult)的文章,讲述了从小生活在邪教中的女孩希亚玛·罗斯(Shyama Rose),少女时代便受到了教主的猥亵和强奸。后来,通过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利用获得的电脑,与外面的世界取得了联系,最终成为一名自学成材的电脑黑客。全文翻译如下:

希亚玛14岁的生日礼物是一台方方正正的苹果电脑,型号是Macintosh Quadra 650。那年是1994年,人们并不收发邮件,也没有“脸谱网”,谷歌的创始人们还没风云际会。互联网蓬勃兴起的新闻还未进入巴桑那郡(BarsanaDham),那是一个位于德克萨斯州奥斯丁的宗教社区,也是她生活的地方。

该宗教社区坐落在一大片郁郁葱葱的草地上,高墙包围的寺庙如城堡般矗立,内有金叶覆盖的立柱,大理石铺就的地板,羊皮地毯,王座和圣坛。信徒们拒绝主流社会,将他们尘世间的财产奉献给名为“普拉卡桑那·萨拉斯瓦提(Prakashanand Saraswati)圣人”的精神教主,他身着亮黄色和橙色的长袍,脖戴花环,进食时信徒围坐静观。他们拜倒在教主脚下,饮用他的口水。数年后,罗斯也许会看到一张“邪教清单”,上面有对以下这些问题的答案,如:

问题:“该组织是否对教主展现了过分的热情以及不容置疑的服从?”

答案:“是的。”

问题:“组织内是否不得出现质疑、怀疑和持有不同意见的行为,有时这些行为会受到惩戒?”

答案:“是的。”

但罗斯11岁与母亲和哥哥搬入该社区时,那里的生活似乎魔力四射。

她得到电脑不久后的一个晚上,罗斯与其他七名成年女性同住在一间平房里。晚祷前她独自坐在卧室里,敲击着电脑。电脑有个像电话插孔的接口,所以她带着电脑去了妈妈房间,插上了电话线。电脑传来了奇怪的拨号音。一个窗口弹出在屏幕上。

“这太神奇啦!”她想。

罗斯偶然发现了互联网,这将是她逃离巴桑那郡的出路。

“我才几个月大时洗脑就开始了”

希亚玛·罗斯出生在新西兰的罗托鲁阿(Rotorua)。她母亲图依·罗斯(Tui Rose)在她刚出生时就已经开始追随那位大师及其所领导的圣爱国际社区(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Divine Love)。这位大师给新生儿起名希亚玛,该名字源自一名印度教女神。

据罗斯说,她还在蹒跚学步时,母亲便离家与萨拉斯瓦提一同外出(图依说她是去求医,而不是追随教主)。她的父亲,一名保险推销员留下来照顾她和四岁的哥哥。

“突然之间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个没了妻子的单亲爸爸。”罗斯说。“当我三岁半时,他当着我和哥哥的面自杀了。”

她对当时的记忆已经模糊了,除了站在树下,听到警报声之外别无其他。有人告诉她说在葬礼时,她还试图爬进棺材去拥抱父亲的尸体。

“我母亲回到了家,不得不重新开始生活。”罗斯说。

有几年他们住在加州,图依在那里与其他几个信徒成为了朋友,但生活很艰难。当他们搬到巴桑那郡时,生活改善了。

“我们有了15个‘兄弟姐妹’,有了200英亩的地方跑进跑出。”罗斯说。“有条小溪穿过社区,我们整天都去游泳,从峭壁上一跃而下。”

她除了去当地的公立学校之外,就待在社区里,由于穿着长裙和梳着长辫子,她有时候被其他孩子称为“魔鬼崇拜者”。

“我不在乎。我只是想,去你的,你个傻瓜。”她说。“我被不断灌输的想法是:我是一片特殊的雪花,我被放在地球上寻找神——当我才几个月大时洗脑就开始了。”

当罗斯12岁时,事情开始发生急剧变化。有天在教主的厨房,他开始调整她的纱丽,突然他的手就放在她胸上。他比她大了50岁,被她当成神。

“我当时对他是百分之百忠诚。”她说。“我知道这是不对的。但我觉得如果我说了什么,我会进地狱。”

但是,她还是将该事告诉了图依。

“她说这是来自神的恩泽。”罗斯回忆说。

而图依是这样回忆对话的:“我问(希亚玛)她是否确定教主在整理纱丽并施与神的恩泽时故意碰到她。她没有回答,但看起来一点都没有不安。我用生命发誓……要是有点警觉就没这事了。”

很快,性骚扰开始成为至少每周一次的惯例。

“有许多爱抚和触摸。” 罗斯说。当她被安排担任他的私人仆人后,“我会被派到他的房间,然后他会和我做爱。有时候,他会在早上三点出现在我床头。很可怕。”

当罗斯13岁时,教内的另外一个14岁女孩凯特·托尼森(Kate Tonnessen)向希亚玛坦白说她也被教主骚扰。

“我借宿在希亚玛那里一晚,然后离开了。‘你一定是是被性虐了’。我需要她支持我。” 托尼森回忆说,但罗斯没有那么做。“我仍然相信他,我对于其他的事什么都不知道。”

“我没想到自己是黑客”

当罗斯将电脑连上网络时,她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未知世界。

“我会进去然后删掉一个关键文件,看会发生什么。”她说。“比如,‘哦,所以会这样。’接着我把一切恢复正常。”

她自学了电脑赖以工作的二进制,并最终发现其他少年会秘密拨号进入的聊天室;他们展示了些小把戏,例如怎样扔“炮弹”,将人们锁在特定网络区域外。

她说:“我不知道我已经成为黑客了。”

在网络世界里,罗斯感到安全,甚至充满力量。

“我意识到在我生活的糟糕环境以外有不一样的机会,”她说,“而且整个世界并不充满痛苦。”

一个网友给她推荐了德州阿尔派恩的苏络思州立大学。

“就在那时我冒出了上大学的想法。”她说。她申请了,并被录取。后来她申请了助学贷款用以支付学费。

“教主愤怒的大喊,痛斥我让她离开。”罗斯的妈妈回忆说,但最终她支持女儿的决定。

罗斯最终逃离了萨拉斯瓦提。但在应对外部世界时,她很快感受到了恐慌。

“我知道科技是我的出路,”她说,“也是拯救我生命的唯一出路。”

她帮忙组织游戏之夜,每人收费3美元玩“反恐精英”和“魔兽世界”,以筹集足够多的钱带领她的计算机科学俱乐部参加在拉斯维加斯召开的黑客会议。会议上遇到的专家令她兴奋。她了解到了做坏事的“黑帽子黑客”,他们盗取ID,四处破坏;也了解到了做好事的“白帽子黑客”,他们的目标就是阻止“黑帽子黑客”。会上她还了解到西雅图正迅速成为像微软、亚马逊和易趣(eBay)这样的高科技公司的孕育中心。

“我将所有的东西塞进车里,”她说,“以最快的速度在毕业一周后搬到了那里。”

加入地下黑客组织

在西雅图,她加入了一个由自称有道德的黑客组成的地下组织,名为“无知”,这个组织通过一个高度加密的论坛联系。通过这个组织她开始寻找微软、IBM及其他公司的安全漏洞,侦查病毒和恶意软件,并提请公司注意他们的自身弱点。多年来,她使用一个随机选择的中性网名。

她说:“因为他们会容易轻视一个女性(黑客),许多人以为我是男性。”

过了一段时间,公司开始聘用她。为微软公司服务时,她说,她研究微软的产品,如“入侵测试员”。

“我会进入一个软件去发现黑客可能用到的所有入侵方法,这样在他入侵前我会找到阻止的方法,”她说。

当为银行做测试时,她发现她可以随心所欲将钱存入不同的账户里,想存多少就存多少。

“我有一堆教育贷款,我本可以点两下鼠标就把贷款擦掉。”她说。“但当然我得做有道德的事情,我报告了漏洞。好处就是你晚上能睡个好觉。”

很快,她在互联网安全领域成为资深人士,为“汇演邦”(Live Nation,全球现场演出行业巨头)以及纳斯达克工作。在纳斯达克的工作特别令她着迷,因为那里的黑客会威胁到整个经济。

“人们可能会失去银行账户,退休金——他们的生活来源。”她说。“我开始思索,黑客很酷。但对我来说更为重要的是,我是在保护人们,我在保护他们的个人安全。”

在我们全新的高科技世界里,罗斯发现了她的超能力。

“我们必须得做点什么”

近30岁时,罗斯在专业领域已声名鹊起,但她精神上仍受折磨。有一天,同样也离开了邪教的托尼森发邮件给她,里面有一篇介绍她们原来所在教区的文章链接,该链接是关于一名她们俩都认识的该社区的精神教师。他被控强奸,其中一名受害者年仅12岁,却最终被判无罪。看到“强奸”这个词时,罗斯豁然开朗。

“我一直欺骗自己,认为事情没那么糟糕,”她说,“但是,事实的确很糟糕。”

罗斯和托尼森开始担心仍在邪教里的其他孩子。

“我们很担心一个女孩,”罗斯说,“她是那么漂亮,那么可爱。那已经是我们的底限了。我们非常相似,这已不仅是我们的事情。我们必须得做点什么。”

2007年,罗斯和托尼森的妹妹瓦斯拉卡兹梅,走进了德州的黑斯警察局报案(托尼森已超过了10年的诉讼期限)。萨拉斯瓦提于2008年4月25日被捕,并交了100万美元的保证金。几乎3年后法院才开庭,2011年罗斯在法庭面对面见到了他。

经历了所有一切后,她说:“我看到了他本来的样子:一个掠夺者。”

2011年3月的周五,萨拉斯瓦提被控20项猥亵幼童罪名成立,并被保释周末回家。之后的周一,他被控入狱280年,但并未出现在法庭上。直至今日,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极为震惊,同时感到崩溃,”她说:“这带走了我再次相信生活的机会。”(社区自此改了名字,并否定了与萨拉斯瓦提的关系。图依·罗斯坚持说她不知道希亚玛被教主性虐,她自己也是“冷暴力”的受害者。她在法庭开庭的同时离开了该教)

法院审判结束后,罗斯感到巨大的空虚。她会呆坐着看着浴室的药箱,想:那里有药片,我想吃了它们。谈心治疗和冥想都不起作用。转折点最终出现在两年前,她尝试了极限跳伞:她爬到深谷的桥上,准备一跃而下,她又停了下来。最近好几个朋友在这个运动中丢了性命。

“我往下看,开始哭泣。”她说。“我想,这真的好可怕,我不想死。”

那一刻她意识到她想活下来——不是在阴影中,而是充实的活下去。

现在罗斯精彩的活着,她在行业已做到顶尖,和她一样的专家里只有10%是女性。

“我热爱黑客带给我的兴奋和乐趣,”她说,“但最令我生气的是有人对那些没有自我保护能力的人做了坏事,特别是看到孩子们受到伤害,正因为自己也曾经是这些受到伤害的孩子们中的一员。这个行业给了我目标;这是我继续的原因。”

她现在是一家大型金融公司的网络安全主管。

“我不断被那些恶意的黑客攻击,我所在公司也是,所以我不能说出公司名字,”她解释说。

她现在周末一般和男朋友一起玩冲浪和跳伞。他俩住在一起,养了两只猫,叫迪迪和小金块。她和母亲疏远,却与哥哥保持亲密。哥哥在2007年离开邪教。

“他从未让我失望过。”她说。

罗斯为旧日生活留下了一个永久的痕迹。她离开邪教后,在后背下方留下了一个龙形刺青。7年后《龙纹身的女孩》成为风靡世界的畅销书,但罗斯认为自己和小说的主人公丽斯贝斯有惊人的相似点。(我认为她是个比我更棒的黑客,她大笑说。)她最终逃离了曾困扰她的一切,于是在一年半前又在左臂上刻下了一个刺青,以总结她的新生活。

 背景人物介绍:

据维基百科介绍,普拉卡桑那·萨拉斯瓦提(Prakashanand Saraswati)出生于1929年,是一名重犯和幼儿猥亵犯,是一名精神教主和社会改革家,同时也是来自印度阿约提亚的一名获奖作家。他在美国创办了巴桑那郡,原称圣爱国际社区(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Divine Love)。他被控儿童猥亵罪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2011年,陪审团认定普拉卡桑那·萨拉斯瓦提20项儿童猥亵罪名成立,其随后逃逸。他目前是美国头号通缉犯之一。(参考资料链接:https://en.wikipedia.org/wiki/Prakashanand_Saraswati)

原文链接:

http://www.glamour.com/story/how-a-self-taught-hacker-escaped-a-cult

来源标题:传奇人生:少女自学成材 成为黑客逃脱邪教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  作者:孔凯(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