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医生与真医生

2017-03-03 14:31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在法轮功编造的“血腥活摘”闹剧中,医生毫无疑问是一个关键词。一方面,无真名、无实姓、无实证的医生成了法轮功证实“活摘”的关键证人;而另一方面,中外诸多医生却从医学角度指出“活摘”毫无根据,极其荒诞,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极其有趣的现象!

我们先看看法轮功推出的“医生”群体。

法轮功推出“活摘”闹剧中,关键证人无非是以下4人:一个人是R先生(后改为皮特),一个是医生太太安妮,一个是老军医,一个是金姓朝鲜族男子。而4个证人中,医生太太安妮,老军医又成了关键证人中的关键,安妮称她的前夫亲自参与了“活摘”,“我和我的前任丈夫是在1999年到2004年之间在这家医院工作的,我的前夫曾经是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手术的一名脑外科医生……”而老军医,则是“苏家屯集中营”谣言被证伪之后,站出来说关押在苏家屯的法轮功学员被转移了,称“转移5000人只需一天”。而这2个关键证人的出场,则十分蹊跷,安妮这个名字当然是化名,而且每次公开露面作证不是戴墨镜,就是以背影亮相,从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老军医”则更是无名、无姓、无照片。

“老军医”既然无名、无姓、无照片,当然也就没有任何真实性可言。而医生太太“安妮”的真实性又如何呢?

从“安妮”提供的信息中,我们可以发现几个关键因素。她和她的前夫于1999年到2004年之间在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工作过,其丈夫是一名脑外科医生,后又一起出国。对于一个称不上什么大医院的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来说,要想通过这些关键因素查证她及其前夫的真实姓名,可谓易于反掌。可结果是,该医院通过查证,根本就查无此人。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的副院长张玉琴女士明确指出,该院根本就没有“安妮”及其前夫这两个人存在过。更有意思的是,有网友查证,这位“安妮”真名其实叫安娜﹒路易斯,加拿大籍,曾是一名酒吧舞女,根本不是所谓的医生太太,也根本就没有在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工作过!

这样说来,法轮功推出的这两个具有医生背景的关键证人应为虚假,而且确凿无疑!

既然法轮功推出的“医生”证人皆为编造,那么他们所说的证据在真正的医生面前当然会露出马脚,不值一驳。一些医生在系统分析后,发现其中一些细节可谓天雷滚滚,里面充斥着虚假和欺诈,根本就是无稽之谈!2007年,印度外科医生兰博德克发表文章《法轮功走入歧途了吗?》,从医学专业人士的角度其中的图片的真实性提出质疑。文章认为,有些图片与文字中描述的伤害情形并不一致,“从医学上讲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博德克就图片的真实性咨询过美国资深外科医生肯尼思·马托克斯等医学专业人士,结论均认为图片是捏造的。值得注意的是,博德克还评论称,美国务院曾通过秘密调查认为“法轮功”有关活体解剖的说法不可信,法轮功曾向“器官摘取报告”的作者大卫·乔高付钱。

更值得一提的是,一些被法轮功无端泼污水的医生更是站出来揭露法轮功的卑鄙行径。原广东省佛山市中医院眼科医生梁先军就曾委托凯风网发表声明,就法轮功网站杜撰采访内容,编造所谓“重大信息”予以澄清。他说,法轮功网站有关我的报道严重歪曲事实,是捏造的虚假报道。原因竟然是,梁先军曾接到一个询问眼角膜移植问题的匿名电话,没想到竟然成了境外法轮功网站中“以往供体都是来自法轮功和死刑犯”“重大信息”的披露人。还有一个是现任台大医院创伤医学部主任,同时也是台大医学院教授的柯文哲。在美国人葛特曼《大屠杀》一书中,葛特曼称柯文哲是中国活摘法轮功人员器官的知情人和参与者。对此,柯文哲断然站出来否认,他没说过“所有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书中讲述情节与柯文哲医师实际访谈内容有极大落差”,“所以这叫做吹牛过度”。无独有偶,2016年8月18日,在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上,来自世界卫生组织官员和国际器官移植协会主席等权威专家出席,对中国的器官移植工作取得的成就表示肯定,对一些抹黑中国的谣言予以驳斥。 

这种场景无疑有些意味深长,法轮功推出的医生不仅“三无”,而且根本经不起推敲。而质疑法轮功“活摘”话题的医生,有名,有姓,而且医学证据确凿。这里面,谁在做假,谁又在维护真相,答案早已不言自明!

来源标题:假医生与真医生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  作者: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