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抵制邪教的七种“武器”

2017-03-08 11:04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在现实生活中,邪教会经常盯上女性这一群体。面对邪教的侵害,女性需要各类合适的“武器”进行抵制。本文所述的“七种武器”(源自古龙小说),在条件许可的前提下,都可以成为女性抵制邪教的“神兵利器”!

NO.1:“长生剑”:反邪DIY与网络的翅膀

抵制邪教的“第一种武器”,并非《长生剑》里那征服人心的“笑”,而是那些能帮助受害女性摆脱邪教“信息控制”的有效手段。2016年7月23日,英国Glamour时尚周刊网站(glamour.com)披露,一位在邪教中长大的女孩希亚玛·罗斯(Shyama Rose),少女时代受尽邪教主的凌辱,后来自学成材成了“黑客”,突破了邪教的网络封锁,并获得了大学录取及助学贷款,从而成功逃离邪教。

NO.2:“孔雀翎”:重塑信心与积极的面对

据美国“今日南岸网”(southcoasttoday.com)2016年9月25日报道,美国朱迪·帕登夫妇经营一家邪教康复中心,志愿帮助那些曾经受邪教蛊惑的信徒摆脱邪教的魔爪,开始新的生活,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朱迪女士拥有剑桥学院心理学基础教育认证学士学位和心理咨询学士学位,她说,“我们帮助那些(邪教)受害者重塑信心和自尊”,“积极面对”,“重新走向社会,成为有用之才”。

NO.3:“碧玉刀”:揭露真相和诚实的品质

据瑞士《沃森》(watson)报道,2015年10月,“耶和华见证人”控告瑞士治疗医生贡克尔(Anna Gunkel)女士“诽谤”遭驳回。贡克尔曾在某次采访中揭露:她治疗过的在该邪教组织中成长女病患,“都有过被强奸的经历”。面对真相,贡克尔不过是选择了诚实而已,便让邪教气急败坏了!

NO.4:“多情环”:大义灭亲和妻子的觉醒

“我开始是很崇拜他、很爱他的,但后来我看清了,知道他是一个大魔头……就交给政府处理吧”——这由“爱”到“恨”的转变,就发生在吴泽衡的妻子身上。她同样是受害者。“华藏宗门”一案的取缔过程表明,受害女性们一旦觉醒,其同仇敌忾的力量是邪教难以抵挡的。而这种“仇恨”实为“公仇”,毕竟邪教是人类公害。因此,“大义灭亲”抵制邪教,正是出于对社会的爱!

NO.5 :“离别钩”:午夜逃亡与母爱的力量

“你用离别钩,只不过是为了要相聚。”(《离别钩》)布伦达·尼科尔森以亲身经历证明:母爱,有时候也能抵制邪教。据美国“雷达在线”网站(radaronline.com)2016年6月27日报道,尼科尔森一家身处“耶稣基督末世圣徒原教旨教会”(简称FLDS,摩门教极端教派),令人毛骨悚然的环境让他们饱受折磨。当“教会开始将孩子从家里带走”时,尼科尔森下定了决心。一个午夜,她带着孩子们秘密逃离,“到达新家时,正好太阳刚刚升起”!

NO.6 :“霸王枪”:迷途知返及女儿的奋斗

2002年4月,王进东的女儿王娟参加了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当时,法轮功大肆捣乱,一度冲进会场,企图阻扰王娟发言。王娟顶住压力,在大会上坚持揭露“自焚”真相及法轮功的罪行,呼吁“大法弟子”迷途知返。女性抵制邪教的“霸王枪”,其力量来自“王娟式”的坚强与无畏!

NO.7: 终极武器:法律之剑

如今,更多的受害女性学会了拿起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

据日本朝日新闻2017年2月6日报道,一名统一教会的原女信徒(42岁)以胁迫和强制献金的名义,向法院提交赔偿申请,东京地方法院判决教团向其支付约1000万日元的赔偿金。

2016年6月20日,两名受害女性出现在美国的法庭上,指控邪教头目巴纳德(Victor Arden Barnard)对她们强暴多年。巴纳德面临一级和三级性侵未成年人合计59项罪名。

综上所述,诸如法律、网络、信息乃至血浓于水的亲情等都可以是“武器”的选项。不过对女性而言,自身的信心、勇气和坚强等也许才是最天然的“反邪武器”!

来源标题:女性抵制邪教的七种“武器”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  作者:李清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