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邪教盯上女人的身体

2017-03-15 10:39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简单来说,打着宗教幌子行利己之实的团体,危害宗教系统的,被称为异端,严重危害社会的,就是邪教了。当然国家对于邪教有更为明确的定义,即“冒用宗教、气功或者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其中的蒙骗,除了骗钱,另一项就是骗色了。当邪教盯上你的钱包,它会用尽宗教的幌子把私产归为教会或者首脑。当邪教盯上女人的身体,它也会用尽宗教的幌子,竭力破坏原本单向性的身体关系和观念,将其归为团体或者个人。

印度奥修教鼓吹淫乱臭名昭著

印度奥修教以鼓吹淫乱而臭名昭著,它几乎沦为了一个极端的色情团体。奥修教由印度人拉杰尼希创立于1966年,自称得到了神灵的启示,致力于人类的“灵性复兴”事业,一时间信徒云集,在80年代末据称达到了30余万。奥修教的鼓吹所谓灵性自觉,其组织方式是建立静修中心,而修行方法称为“谭崔”。谭崔即印度语“Tantra”,原本是印度教中的一支,称为“性力派”。性力派宣扬纵欲的思想,并且认为通过交媾能够激发人类灵魂和身体中的创造潜能。正是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奥修教的修行实际上不过是个人或者集体的淫乱。它还反对婚姻,蔑视感情,认为这些东西对于人只有束缚作用。无论创教初衷如何,也无论其教义有多么的冠冕堂皇,奥修教依然掩盖不了其邪恶的本质。就像很多人不能满足于单向的性关系,一定要从聚众淫乱中才能找到快感一样,奥修教这样的邪教正是为某些人找了一个肮脏的宣泄口,其中女性往往沦为纵欲的工具。

摄理教教主污秽玩弄女性

韩国的摄理教也因为教主的污秽而臭名昭著,郑明析本人自称“救世主”,鼓吹通过与教主发生关系可以洗脱罪行,即所谓“爱的教育”。仅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受其侵害的女性便有上千名之多,他还与她们“结婚”,其所行堪称“养后宫”。同样以神的名义玩弄女性的还有美国的“河路团契”,教主巴纳德自称“耶稣转世”,利用耶稣驱逐恶鬼的传说来“照顾”女人。巴纳德偏爱少女,在其创建的营地中挑选了十名12到24岁的少女创建了“初生少女组”,他与她们构建所谓的精神婚姻,并封为“十大圣女”。

华藏宗门吴泽衡实则大淫魔

华藏宗门的吴泽衡也是邪教中的一大淫魔,他居然宣称自己的精液能够提升女学徒的法力,而且对于女人的身体有提升健康的功用。他有女弟子组成的“秘书组”,还与众多的女弟子发生关系,很多人为其堕胎,身体严重受损。

邪教攫取女性身体无非为了一己私欲,或者通过聚众淫乱的方式宣泄,或者教主本人利用宗教的名义大量占有。他们哄骗女性的宗教宣传,无外乎提升修炼,赎罪解脱,强身健体种种,当然也有女弟子受其蛊惑,或者贪慕虚荣而自甘为教主服务的。

综观世界宗教史,几乎没有任何一个正统的宗教会鼓吹性的解放,更不会鼓吹集体的淫乱。基督教认为正是因为亚当和夏娃偷吃了禁果,所以引来了灾难。大多数道教教派认为性行为会泄露真元,损耗阳气,从而排斥男女关系。从道教发展而来的各种气功流派,也大多是主张禁欲的。中国传统的儒教认为对于性的觊觎是极大的私欲,所谓“万恶淫为首”。佛教更不用说,实行严格的戒色律条。

正因为各种正统宗教对于性行为的共识,才促成了人类历史最终发展到现在的一夫一妻制。即便社会上某些群体或者个人,在性行为上较为开放,也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了道德和法律的约束。在现代文明看来,婚姻以及性的忠贞,才是符合价值的普世文明。

然而私欲和贪念毕竟是人类难以根除的劣性,在人类社会早期,女人便被作为泄欲工具大量聚集在少数权势者的手中。当社会不断进化,女人的地位不断提高,男人也不再能够大量地占有女人。但对于女人的贪念并未消除,有钱人以钱作为工具,权势者以权作为工具来换取女人,在这件事情上,邪教无非也是这样的工具,然而这种工具对于女性的摧残更为恶劣,对于人性的摧残也更为彻底。请大家擦亮眼睛,珍爱生命,远离邪教!

来源标题:当邪教盯上女人的身体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  作者:孟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