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大学谴责该校原领导充当邪教帮凶

2017-03-28 10:48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核心提示:2017年2月27日,澳大利亚媒体《时代报》网(theage.com.au)登载文章说,墨尔本大学所属著名学校女王学院发表声明,公开谴责该学院原院长、著名物理学家雷诺·约翰逊在“家庭”邪教创办和发展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以下是《时报代》网的报道全文翻译:

墨尔本大学颇具声望的女王学院委员会谴责该校一位原领导在“家庭”邪教(The Family)创办过程中充当帮手。委员会说,该学院“强烈谴责”雷诺·约翰逊(Raynor Johnson)博士在这个臭名昭著邪教中所扮演的影响恶劣的角色。

约翰逊博士出生于英国利兹市,是著名物理学家,后来移居澳大利亚墨尔本市,1934年起开始担任女王学院院长。

不过,到了1962年,时年61岁的约翰逊邂逅瑜珈教练安妮·汉弥尔顿-贝妮(Anne Hamilton-Byrne)。在约翰逊的帮助下,安妮不久创办了“家庭”邪教。

在维多利娅(Victoria,安妮的养女之一)制作的反映最黑暗的虐待儿童纪录片中,有14名儿童在埃尔顿湖(Lake Eildon)遭到“家庭”邪教的禁闭、虐待和挨饿,直到1987年才被警方解救。

安妮在丹德农岭(Dandenong Ranges)收留了至少14名儿童,“家庭”邪教使用迷幻药做精神控制工具,不但控制着儿童,还有成年人。

这些孩子中,有“家庭”邪教利用收养骗术从墨尔本医院领养的,也有该邪教成年信徒作为礼物献给安妮的(安妮自称耶稣)。

女王学院委员会在声明中说:“女王学院对雷诺·约翰逊在其最后两年在本学院中的经历和思想所发挥的作用表示遗憾。本学院强烈谴责他同这个教派的关系。”

声明说,约翰逊博士给这个邪教“披上了值得尊敬的外衣”,该学院对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期间受到人身和精神伤害的儿童 “深表同情”。

1959年,女王学院以“约翰逊区”命名了它的西校区(即现在的“J区”),以此来表彰约翰逊对该学院的长期贡献。

最近接替戴维·罗尼亚(David Runia)教授担任女王学院新院长的斯图亚特·基尔(Stewart Gill)博士无意改变J区的名字。

不过基尔院长准备重新审核约翰逊在该院所获得的荣誉。

原警方探长莱克斯·德·曼(Lex de Man)曾领衔调查“家庭”邪教,他认为应该将J区改名,以纪念萨拉·穆尔(Sarah Moore)博士。穆尔博士儿时曾生活在这个邪教中,去年离世,享年46岁。穆尔博士曾是墨尔本大学医学高材生。

莱克斯探长说:“萨拉历尽艰辛从雷诺·约翰逊把持的机构中获得了医学学位。”他认为“J区”这个名字,是墨尔本大学特有的“我们在后代崇敬中成长”校训上的污点。

基尔博士说,在约翰逊担任女王学院院长期间,没有大学生被引诱加入“家庭”邪教。不过他认为有关“家庭”邪教的新纪录片和书籍,已让真相大白,会对学院委员会的决定发挥重要作用。

随着岁数增大,约翰逊博士的兴趣从物理学转向玄学,并写下几本灵性论专著。1962年12月,安妮·汉弥尔顿-贝妮到女王学院向约翰逊自荐。约翰逊后来搬到丹德农岭一处安妮·汉弥尔顿-贝妮为他找的房子居住,当时原澳大利亚首席法官和副总理约翰·莱瑟姆爵士(Sir John Latham)正打算卖掉该房子。

约翰逊在1964年退休。1987年去世前他只回过墨尔本大学三次。

约翰逊与包括安妮·汉弥尔顿-贝妮在内的邪教成员吸食迷幻药(LSD)和裸头草碱(psilocybin,采自墨西哥蘑菇的一种迷幻药)。约翰逊将安妮·汉弥尔顿-贝妮视作自己的“大师”(或精神导师)。约翰逊利用在墨尔本成人教育委员会讲课之际,替安妮·汉弥尔顿-贝妮招募信徒。约翰逊在日记中写道,安妮·汉弥尔顿-贝妮“异常美丽”,生活中如同耶稣。

女王学院在声明中说:“有理由认为约翰逊会同汉弥尔顿-贝妮女士,共同创办了该教派。该教派教义的理论基础,源自他的理论和哲学观点,在某种意义上得到了汉弥尔顿-贝妮女士的欣赏和利用。当该教派的秘密行为开始受到质疑的时候,他还在媒体上替它辩护。”

目前女王学院认为,约翰逊“可能意识到了”该邪教同位于克佐区(Kew)的新天堂精神病医院(Newhaven psychiatric hospital)有联系,而该医院被“家庭”邪教用作招募信徒和使用迷幻药的场所,“很显然”知道该邪教在非正常收养儿童。

不过女王学院认为,约翰逊可能没有注意到那些儿童当时正受到虐待。

备注:本文作者《家庭》(The Family)一书作者之一Chris Johnston,该书另一作者是Rosie Jones。

来源标题:墨尔本大学谴责该校原领导充当邪教帮凶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