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哭墙上的五个新冤魂

2017-03-28 11:01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唐朝大诗人白居易有诗云:“乌啼鹊躁昏乔木,清明寒食谁家哭?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生死离别处。”写的正是清明节扫墓祭祀,缅怀先祖,追悼亡灵的凄惨情景。又是一年清明节,作为一名反邪教志愿者,我真心为法轮功哭墙上2千多枉死的亡灵哀叹,也更为新上哭墙的这几位亡灵叫冤!

要说李洪志的母亲芦淑珍真的不容易。婚姻不幸,离异后独自一人拉扯四个孩子,其中的心酸和苦楚常人真是难以想象的。再加上作为长子的李洪志从小就不学好,读书不认真,还偷鸡摸狗;参加工作后又不求上进,不好好上班工作;为了神化自己,改生日让芦淑珍背上了未婚先孕的骂名;整出个祸国殃民的法轮功,芦淑珍看不下去了,就说实话揭了李洪志的老底儿,李洪志就对芦淑珍恨之入骨,谩骂诅咒,还说 “我妈是我的魔”。

更冤的是,耄耋之年的芦淑珍,却因李洪志所犯的深重罪孽而不得不流落国外。孤身一人,凄苦度日,就连想见李洪志一面,还要拖着老迈的身体自行前往希望山的法轮功总部。去年8月18日,芦淑珍突发脑中风,李洪志束手无策,一切的“神功”“法力”都成了浮云,悄悄将芦淑珍送进医院治疗,但因病情严重不幸病亡。芦淑珍去世后,李洪志封锁消息,秘不发丧,并草草处理了后事。“佛母”芦淑珍永远无法“叶落归根”,只能做个客死他乡的孤魂野鬼。

生了李洪志这样的逆子,不仅没让做母亲的芦淑珍为他感到骄傲,反而害得母亲蒙羞受辱,客死他乡,芦淑珍老人真的太冤了!

2016年9月24日,俄罗斯的洋弟子叶甫盖尼和30多位法轮功痴迷者一起,举着标语准备到中国大使馆进行鼓动宣传和抗议活动,可是还未到达,叶甫盖尼就晕倒并失去意识,由于耽误了抢救时机而猝死。在救护车赶到之前,法轮功活动的协调者已提前命令众信徒:“脱下他的黄夹克,免得人们说这人是因为练法轮功才得病死的。”

这个洋弟子叶甫盖尼是一个非常精进的大法弟子,曾在一次法会上作《练法圆满经验》的报告时说,他是个老年人,健康状况不容乐观,但他不相信自己身体有问题。因为根据法轮功邪教理论,“练功人不生病”,不需要接受“常人”的治疗,练功人出现的病症是“师父的考验”和“病业的显现”。

如此痴迷并搭上性命的洋弟子,却在临死之前被法轮功组织脱下了象征其法轮功身份的制服——黄夹克!你说叶甫盖尼有多冤!

2016年11月10日下午,加拿大一位名叫瑞陶尔的法轮功成员,因抢劫、挟持、暴力抗法被击毙。在被警方击毙前,他还反复高声大喊“法轮大法好”。

此前在法轮功的多家网站上,都有瑞陶尔的相关报道,他是一个受法轮功组织及其同修特别重视的“精进”弟子。瑞陶尔2000年时开始习练法轮功,曾于2002年到天安门广场参与法轮功邪教活动,一度成为加拿大的新闻人物,还曾经接受过《卡尔加里先锋报》访问,谈及他如何修炼法轮功,并有相关图片见报。

但事发之后,法轮功媒体急急忙忙发布了一份声明,声称瑞陶尔只不过是法轮功前学员,而且有精神疾病——狂躁抑郁症,有精神病的人不能习练法轮功,瑞陶尔事件与法轮功没有任何关系。

一个年仅38岁的洋弟子,因痴迷法轮功而蜕变成一个抢劫犯,又因暴力抗法被击毙,连年轻的生命都搭上了,却被法轮功一脚踢开,还被泼了一身脏水,说他就是个精神病患者。你说瑞陶尔死的有多冤!

剧玫的丈夫杨森是美国法轮功邪教组织重要骨干,现担任“美中法轮大法学会”会长,被法轮功网站称为“科学家”。剧玫先后任法轮功所属“新唐人电视台”芝加哥分部主管、新唐人电视台北美新闻制作人及记者。

夫妻二人可都是精进的法轮功骨干,可是他们都没有享受到李“主佛”的“福报”,杨森因胆囊息肉病情恶化,2015年接受了胆囊摘除手术;剧玫也没能享受到“地狱除名”的待遇,2015年因患卵巢癌扩散至肺部而病亡,年仅53岁。剧玫病亡后,法轮功刻意低调处理,封锁消息,秘不发丧。

要说此前已经有40多为大法骨干、“法轮鸳鸯”因痴迷“消业祛病”“圆满升天”“地狱除名”等歪理邪说送了性命,可剧玫还是一条道走到黑,搭上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你说剧玫死的有多冤!

2017年1月9日,美国俄亥俄州的一对华裔夫妇陈明明和赵亮,残忍的杀害了年仅5岁的女儿艾什丽。

根据警方初步调查,小女孩的母亲陈明明用“右拳多次狂殴女儿头部”,导致女孩死亡。父亲赵亮看到女儿“嘴里流出绿色液体”,把她带进浴室清理干净,看到女儿没有呼吸,他立即做了人工呼吸但最后失败。最后,两人决定把女儿藏尸餐馆内,并向警方谎报“失踪”。

常言说“虎毒不食子”,母爱是最伟大、慈祥的,然而那些深受法轮功歪理邪说毒害的母亲却人性扭曲。法轮功弟子陈明明,面对自己的亲生女儿能够痛下杀手,这哪里还有作为母亲的慈爱与善良?只是可怜了这个只有5岁的小艾什丽,一个如此娇嫩的花蕾就这样被摧残而凋谢了!艾什丽死的太冤了!

其实,不仅仅是这几个新上法轮哭墙的亡灵太冤,那些被法轮功歪理邪说裹挟,迷信“去情”孤苦无依,最终惨死的;追求“圆满”,幻想“白日飞升”执意自杀的;坚信“消业祛病”,拒医拒药导致病亡的;轻信“法身保护”意外死亡的;被丧心病狂的痴迷者“除魔”惨遭杀害的……他们哪一个不是被李洪志当成了冤大头而忽悠死的呀!他们都死的太冤了!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咱们在祭奠法轮哭墙上亡灵的同时,一定要认清法轮功邪教的本质,坚决彻底的抵制法轮功和一切邪教!

来源标题:法轮功哭墙上的五个新冤魂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  作者:润物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