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的人”却砸了自己的招牌

2017-04-01 10:11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4月1日是西方的愚人节。人们在这一天的特定时段以各种方式互相说谎欺骗和善意捉弄,为生活创造增添一些别样的乐趣。

可是,邪教教主们却整天挖空心思通过编造愚人的“招牌”欺世盗名,招摇撞骗诱使善良的人们身体误入歧途、精神走火入魔。

其实“聪明反对聪明误”,纸里终究是包不住火。那些荒诞无稽愚人的邪教反而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事实胜于雄辩,让我们在愚人节里,且看“愚人的人”如何砸了他们自己忽悠人的“金字”招牌,邪教谎言终究会被戳穿,“滑天下之大稽”最后打了自己的脸。

愚人招牌一:“强身健体、祛病消灾”

砸牌人:“法轮功”教主李洪志及其信徒为代表

打脸指数:★★★★★

法轮功一向打着祛病健身、修心养性的幌子,极尽一切场所去散布歪理邪说,愚弄坑害百姓。李大师更是大言不惭胡扯在2016年5月15日的《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当弟子反映“今年又有一些弟子病业离世,包括修炼二十年的老弟子”后,李大师照例胡侃一通,其中最有“新意”的是提出了“内在年轻”说。原话是这样的:“我说的常人可不会相信,师父心里的素质、内在的一切机制,全都是最年轻的。(众弟子鼓掌)它们为了让我不破这个迷,把表面给我毁坏的很厉害,因为真体和人表面是被旧势力隔开的。我以前就讲了,它把我也隔开了。”

不要说习练“法轮功”强身健体、祛病消灾了,就是连“主佛”的亲信们性命丢失的也不泛其人。李继光是李洪志的大妹夫患肾病和心脏病后不敢去医院治疗,只能以“练功消业”来治病。在其病入膏肓后,虽经“主佛”的大舅哥特批秘密住院治疗,却仍难逃一死。还有林逸明,从出现便血症状到结肠癌晚期,一直信奉师父的“消业”拒医拒药。实在不行了请师父“发功”治疗,仍难逃死亡厄运。再有李大勇、李国栋、刘静航等等法轮功骨干,无一例外都是在患病后只能“消业”硬挺,不敢去医院治疗,才导致丢掉了小命。

李洪志为了自己的法轮功邪教事业,利用、伤害无辜的生命天理不容;法轮功骨干为了追求镜花水月般的“圆满”,而毫无价值地死去,把法轮功和李洪志的脸打的真是啪啪响。

愚人招牌二:“小恩小惠、拉拢敛财”

砸牌人:各类邪教

打脸指数:★★★★★

邪教为了拉人,常常还采用一些小恩小惠的手段投其所好,甚至有的邪教打着“帮工”的名义,给贫穷和生活难的成员分配一些生活必需品和提供帮助,使部分善良的人们因为感恩而误入其中。全能神的《摸底铺路细则》要求所谓的“传福音”者,“到人家勤快一些,不懒惰,给扫扫地、帮做做饭等,给小孩子买小食品,或给接待家庭买一些蔬菜水果之类的,帮人家干一些农活儿......”以上这些都是全能神常用的毒招,他们最终目的是钓上“大鱼”。

在小恩小惠的背后是大肆拉拢敛财,让信徒“奉献”。特别是邪教教主在获取了信徒们崇拜后,往往会利用信徒的信任心理,及时推出各种教义及声称有灵的物品,向信徒售卖。“华藏宗门”吴泽衡吹嘘供奉“戒坛方”能够消灾避难,以每个1200余元的价格卖给弟子;2013年11月底,吴泽衡为10多名办企业的弟子各刻制一枚开光过的黑檀木印章,印章成本价几百元,售价高达5.5万元。吴泽衡还向弟子售卖自己具有“神奇法力”字画,每幅字画从几万元至几十万元不等。吴泽衡以各种欺骗手段,收取他人财物数额共计673万元。“观音法门”向信徒推销类型繁多的服饰、天饰产品。在释清海蛊惑下,信徒把她的照片、小饰物、服装等看作是无所不能的加持法物,不惜花费几千元、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争购。释清海自己设计的普通衣服称作“天衣”,每套5万元起价;珠宝“天饰”1万元起价;棉质休闲裤要价1280元;一个印有她照片的手机吊饰要价1000元。2007年在台湾一次5天的禅修“法会”期间,就有近1亿元新台币轻松落入释清海的口袋。

占小便宜吃大亏。邪教拉人入伙的时候,口口声声说让人得实惠,岂不知天上哪里有掉馅饼的事情呢。邪教教主给一分是要绞尽脑汁收回去万分的。

愚人招牌三:“装神弄鬼、威逼恐吓”

砸牌人:“全能神”邪教极其信徒为代表

打脸指数:★★★★★

李洪志装神弄鬼更是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他吹嘘“我有无数法身”,“每个法身都是神”,只要追随他修炼就可以“免遭劫难”和“不被毁灭”,到“天国世界”去“永享大自在”。全能神邪教骗人的毒招也是说一套做一套,从全能神的教义上看,它是不认可“神迹”的,称“神迹是邪灵之工”。但事实上他们特别热衷于装神弄鬼,经常编造所谓的“神迹”愚弄人。

为了诱骗群众相信,它们变着花样装神弄鬼,比如:在鸡蛋上写上全能神有关字偷偷放在被争取者鸡窝里;用珠光笔在鸡蛋、鸽子蛋上写字,然后放到菜地里,等农民刨地挖出来,骗他说是天意让他信教;还用姜黄在白纸上写上字或图案,然后放到偷偷加了碱的水盆里,待显出字或图案,说是“神”显灵等等。全能神的“装神弄鬼”术既老套,又可笑,但对文化不高、迷信思想严重的群众仍有一定的欺骗性,因此成为全能神诱徒的常用伎俩。除此之外,他们还经常利用荧光棒、白布做的披风、事先写好字的石头等道具展示各种“神迹”到处骗人。

河南省确山县瓦岗乡林庄村中年妇女郭美被诱入全能神后,丈夫因车祸身上多处骨折,在亲友及医务人员劝导下欲脫离全能神组织,该组织先是来了条子,说什么:你丈夫就是因为阻挠你信全能神给他的惩罚,你知道教会里(指全能神)的那么多人,知道那么多情况,不信就是叛徒,叛徒就得死,你家的其他人也会受到惩罚等等,胁迫其继续接受控制,致其丈夫带伤外出打工并因经常担心家中的妻子干活时走神从脚手架上掉落身亡。招远事件中,几位施暴者为“发展组织成员,以‘有缘’为借口向人索要电话号码”的举动,正是其成员传教方式。对于不信者、退出者,该组织有一套“完整的惩处体系”,据称“全能神”专设“护法队”,殴打不愿入教或意图脱教的人。例如,河南唐河县“全能神护法”曾在12天内制造8起抢劫、殴打事件,受害人被打断四肢、割去耳朵;河南一小学生曾在放学途中被杀害,警方调查发现,其家人意图脱离“全能神”,遂被实施报复。

愚人招牌四:“伪装超能、宗教为幌”

砸牌人:各种邪教

打脸指数:★★★★★

李洪志先是为自己造“神身”。他本是一个有着平常人经历的普通人,却硬要伪造4岁得到老道真传、8岁由高僧指点的传奇经历,然后再改动自己的出生年月日,以冒称释迦牟尼转世。后来他篡改生日被大量铁的事实戳穿后,便百般抵赖,甚至反咬一口说出生年月被人弄错。李洪志还吹嘘自己“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大功能”,甚至能帮助世人渡过“末世浩劫”。他荒谬地编造了斗“蛇仙”的故事,说什么他第一次去贵州传功的时候,遇到了一条蛇修成的人形,他发了一种非常强大的功,把“蛇仙”的下半身化掉了。李洪志胡说“练了法轮功,汽车撞不死”,“练法轮功的人身体里充满了高能量物质”等等。

李洪志一方面声称是释迦牟尼转世,到处以“佛法无边”招牌欺世诓人,另一方面又公开污辱和亵渎宗教。李洪志妄称“所有宗教都是假的,神是不承认宗教的”,“现在的宗教,佛教、基督教、天主教、包括犹太教不能度人,是低的东西”,“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传正法”。“我能把整个人类度到光明世界中,是比释迦牟尼、老子、耶稣还高的救世主”。

全能神邪教组织歪曲借用《圣经》语言,蒙骗群众,宣扬耶和华统治的“律法时代”、耶稣统治的“恩典时代”已过去,“全能神”统治的“国度时代”已来临,神以一个东方女性的形象第二次道成肉身,降临中国,将对人类进行审判。并声称“世界末日就要来临”,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得救,凡不信和抵制的都将被“闪电”击杀。还攻击称“当今中国是一个没落的帝王大家庭,受大红龙支配”,煽动信徒要在神的率领下与“大红龙”展开决战,“将大红龙灭绝,建立全能神统治的国度”。

国际上对邪教的定义,不同国家有所不同。邪教假借宗教之名,亵渎人的尊严、危害社会安定的本质,却得到了国际社会的一致认同。

愚人招牌五:“世界末日、人类毁灭”

砸牌人:以“全能神”为代表的邪教

打脸指数:★★★★★

大部分邪教都宣扬“世界末日”即将来临,把它当作吸收和控制民众“入教”的一个有力杀器。现实中,也真不少人就是因为听信“末日论”,从而被邪教俘获的。邪教把世界上发生的一些偶然或尚不为人类所知晓的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都说成是“末日来临”的征兆,预测某年某月某日人类的末日即将到来。而邪教主们,就担任了“救世主”的角色,只有加入他们的教,才能得到“拯救”。

2012年底,全能神散布“末日”谣言,极力营造恐怖气氛,称“神再次道成肉身”是对人类的审判,凡不信和抵制的都将被“闪电”击杀,只有相信“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的神,才能得到拯救”,只有听他们的话才能得救、升天,脱离苦海。在我国境内,不仅全能神邪教组织鼓吹有世界末日,而且被立王、主神教、法轮功等邪教组织也都鼓吹有世界末日,只是法轮功比起全能神等其它邪教组织来,其在鼓吹“世界末日论”方面更狡猾,李洪志不直接说“世界末日”,而是转个弯,从道德方面说“现在人类道德大滑坡”“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意即“末日”即将来临。放眼世界,再看世界上的邪教组织,无论是人民圣殿教、太阳圣殿教、大卫教,还是达米宣教会、奥姆真理教,等等,这些邪教也都爱在“世界末日论”上做文章,大肆鼓吹。

事实已经证明,每天太阳都会从地平线上升起,“末日”只是一个欺骗控制信徒的幌子。那些相信世界末日的邪教信徒们也应该及时警醒——世界本无末日,如果你迷信上了“世界末日”不知回头,那么你就会一步步走向自己本该有的美好生活的末日!

来源标题:“愚人的人”却砸了自己的招牌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  作者:圣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