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同学的人生摇摆

2017-04-07 10:54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我叫李龙,是农场社区的一名工作人员。我有个高中同学叫雪梅(化名),今年50岁,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农垦八五七农场的个体经营者,她和丈夫经营一家电器专卖店,如今生意红红火火。可回想她习练法轮功的那些年,无心经营,生意惨淡。

1997年的一天,雪梅的大姑姐突然来到她的店里,送给雪梅一本《转法轮》,说这本书特别好,能保平安、还包治百病,让她闲暇的时候翻开看看。那时候,雪梅店里的活也不忙,没事的时候就看《转法轮》,就这样,雪梅的生活慢慢发生了改变。书中李洪志盗用了宗教中的许多概念,又打着“真善忍”、“做好人”的幌子迷惑众人,这些都让本性善良的雪梅觉得法轮功还不错。雪梅本身身体不太好,通过看书学习和大姑姐三翻五次的劝说,她开始跟着几个新认识的功友一起看光盘、练功打坐。一段时间过后,由于规律的作息和些许的运动,让她觉得多年的神经衰弱有了改善,头疼也都好了许多,她便把这一切都归功于法轮功,下定决心一定好好练功。

随着练功的深入,慢慢地雪梅断绝了一切社会交往,不看电视,不听新闻,每天的功课就是所谓的“学法”、“练功”,或者和同修交流心得,自家的生意根本无心照料。偶有顾客光顾,人家没说几句话她就迫不及待的给顾客介绍所谓的“法轮大法”。长此以往来店里的顾客更是寥寥无几。

1999年,国家取缔法轮功,可是雪梅对此很不理解,依旧深陷“法轮功”的泥潭不能自拔。家人、亲戚、朋友都劝雪梅不要再练了,作为同学,我也去劝过她,可她练功的意识特别坚定。雪梅有个哥哥,从小兄妹俩的感情就特别好。看到妹妹如此痴迷法轮功,哥哥觉得很心痛,铁了心地劝她不要再练法轮功了。每天晚上只要有空雪梅的哥哥就去找她谈心。开始的时候,雪梅还能跟哥哥一起坐下来聊一会,时间长了,只要哥哥去,她就躲起来不见,但是哥哥一直没有放弃,还天天去。见不到面,雪梅的哥哥便开始给她写信,劝也劝了,骂也骂了,直到有一天,哥哥实在觉得心力交瘁了,便告诉雪梅:“如果你再练下去,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妹妹了” 。雪梅的丈夫也告诉她,如果再练,就跟她离婚。看着这些亲人、朋友全都反对她练习法轮功,雪梅偶尔也会想,自己习练法轮功究竟对不对。

正在雪梅左右不定的时候,常去店里聊天的一个功友看出了她的犹豫,找她谈心:“千年等一回的机遇,丢失就不能‘圆满’,太可惜了”,“修炼当中就会经受磨难,我们要提高层次就要战胜阻碍我们练功的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功得圆满,如果现在放弃是要承担恶果的!”。诱惑和恐吓立刻在雪梅的心中激起波澜,功友还趁机拿出李洪志的“除魔”等“经文”向她传授,帮助雪梅坚定练功的决心。

2001年6月,雪梅瞒着所有的人,购置了电脑、打印设备放在自己家闲置的土楼里,偷偷地下载、制作“法轮功”宣传资料,她不仅鼓动一起做小买卖的人练功,还撺掇功友,到处张贴“法轮功”宣传单,试图寻找自己能够为“弘扬”“ 功法”发挥才能的天地。

2009年,雪梅在楼道里张贴“法轮功”宣传资料被举报,她因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在三年的服刑期间,她阅读了很多书籍,这时她才真正的了解了宗教、法律和其他知识。历经三年的时间,雪梅终于从“法轮功”中解脱出来,她跟我说:“我特别感谢大家对我的挽救,只有你们才是实实在在地关心着我。”

雪梅回家后,重新体会到亲情的温暖、珍贵,觉得格外轻松。她犹如重获新生,变得非常热爱生活、爱家庭、爱亲人。她每天同丈夫一起悉心经营自己的生意,顾客也慢慢多了起来。她还积极参加社区组织的各项健身娱乐活动,晚饭后在公园跳跳舞,练练剑,兴趣爱好多了,每天过的很充实,浑身充满了活力,我们都说她年轻了、漂亮了、阳光了。雪梅从自身的经历认识到,“法轮功”是一个怪圈,习练者很难自己绕出来,尤其是刚刚摆脱的习练者很像大病初愈的人,虚弱、摇摆,不适应正常生活,稍有“感染”就容易“旧病复发”。因此,她主动担任了社区恳谈室的一名老师,在那里每一个人都可以相互交流心得和释疑解惑。雪梅经常跟大家说:“在创造自己美好前程的同时,要懂得识别‘法轮功’这样的精神毒品,避免他们的侵害”。

来源标题:我老同学的人生摇摆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