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桂云重获新生

2017-04-19 13:58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练功祛病谎言连连

蒋桂云1983年跟着家人从湖南永州来到厦门,并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父亲是南下干部,丈夫又体贴能干,作为女儿和妻子的蒋桂云很是自豪,生活也十分美满。然而,美中不足的是,自从有了孩子后,蒋桂云身体每况愈下,发胖血压高,经常性失眠,健康问题一直困扰着她。夫妻二人到处寻医问药,效果却并不显著。

蒋桂云为人活泼开朗,乐于跟别人交朋友。1998年夏天,在做食品推销的她来到一个好姐妹家里。知道蒋桂云身体不好,好姐妹小徐神秘地拿出一本叫《转法轮》的书,说:“桂云,我这本书可厉害了,只要按照书上说的功法去练习,什么病都能治好。现在你先拿回去看,免费送你的。”听到这种法轮功这么神奇,蒋桂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接过了书,半信半疑地回了家。于是,除了在家看书、静坐外,在小徐的带领下,蒋桂云常常半夜三点多就起床,跟着几个人一起到莲花公园练功打坐,在家就读《转法轮》,一心想通过练功治病。

隔一段时间,小徐她们就拿来书、光碟、小册子,告诉蒋桂云师父李洪志又发经文了、出书了,让蒋桂云购买,为了不耽误修炼,为了上层次,慢慢陷入其中的蒋桂云从20、30块块不等到几百块,购买了法轮功的许多书籍和碟片,至今她都算不清花了多少冤枉钱。

痴迷邪教危害不浅

1999年7月,我国政府依法取缔了法轮功。此时,蒋桂云早已深陷其中。她听信李洪志说不吃药就能治病的话,停掉了降压药。丈夫劝她说,你不是早出晚归练功,就是在家打坐,家务活也不干,天天除了法轮功没别的,药也不吃,病能好吗?蒋桂云哪里还听的进去,一心认为病是业力所致。亲戚朋友来劝,蒋桂云就在心里“发正念”、诅咒,将他们看成是“魔”。面对这样的蒋桂云,丈夫伤心又气愤。

除了自己练功,蒋桂云还要让自己的孩子跟着她盘腿打坐。小儿子才2岁多,大女儿已经十多岁了,腿盘不起来,疼得直哭。一天,回到家中的丈夫看到妻子竟然在教孩子练功,气呆了。他和蒋桂云大吵起来,“你自己要疯要练就行了,怎么还拉上孩子?”夫妻倆为此不知吵了多少次,闹了多少回。痴迷法轮功的蒋桂云没了照顾家庭的心思,孩子饿了,她就煮碗泡面,买个馒头,女儿的学习也不关心了,心里眼里只有法轮功。蒋桂云说:“入迷那会,就按着李洪志说的去做,完全没了亲情没了感情,不关心不在意丈夫孩子,工作、家务都不干了,你看那时家里吃得最多的就是泡面,小孩学习成绩如何也不清楚,实在太对不起家人了。”

由于对法轮功的痴迷,对李洪志的崇拜,蒋桂云听从了李洪志走出去的指示,上街散发法轮功传单,最终触犯了法律。

重获新生感慨良多

痴迷法轮功后,蒋桂云不吃药不看医生,血压不断升高,甚至升到了200多,坐着都会发晕。渐渐地蒋桂云开始感到不对劲,练功这么久了,身体没好反倒变得更差,想到家人为她担惊受怕,想到丈夫又要工作,又要带孩子的辛苦。在看了新闻报道、读了佛教经典后,她开始反思对比,渐渐理智起来。经过了理性思考,蒋桂云终于知道李洪志精神控制的把戏,知道了法轮功要搞乱社会的恶和邪。想起当初自己的愚昧行为,蒋桂云说:“幸亏是我及时走了出来,要是再痴迷下去,可能连命都不要了。”

这几年,蒋桂云自学了中医火疗技术,原先的失眠症、高血压都慢慢好转,先天性心脏病未发作过,更用自己所学技术治好了母亲和朋友的病痛。蒋桂云自己感到骄傲的同时,也清醒地认清了李洪志和法轮功的荒谬可笑。她说,依靠科学才能消除病痛拯救生命,邪教害人害己,千万不能再去信了。

来源标题:蒋桂云重获新生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  作者:曾达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