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恐吓骚扰专家说明了什么

2017-08-15 11:18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近读《造谣加恐吓法轮功意欲何为》(凯风网2017年8月9日转载环球网消息),得知因为研究成果跟“法轮功”所宣称的不符,应邀来华参加中国器官移植工作大会的澳大利亚知名器官移植问题专家坎贝尔·弗雷泽(Campbell Fraser)教授受到了来自“法轮功”的威胁。“法轮功”向坎贝尔寄恐吓信,向坎贝尔任教的格里菲斯大学写信要求开除他,并且在坎贝尔的住处前举行抗议。在一些国际会议上,坎贝尔也曾受到“法轮功”的激烈攻击。但坎贝尔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们越这样伤害我,就越证明我的研究是正确的——‘法轮功’的真实面目就是邪教。”

其实,因仗义执言,质疑或批判“活摘”谎言而遭到法轮功公开骚扰或影射攻击的远不止坎贝尔一人。坎贝尔就曾告诉中国日报网记者,当时他还以为自己是唯一受到法轮功人员骚扰的人,后来发现有好几位跟他一样的学者也受到了法轮功人员的骚扰,仅仅因为他们的研究成果跟法轮功的宣称不符。去年8月在香港举行的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以及今年2月在梵蒂冈举行的“反器官贩卖全球峰会”期间,“中国模式”受到与会专家的普遍赞誉,法轮功媒体上都曾讽刺那些说了真话的专家“被中共收买”,“昧着良心替中共屠夫掩盖罪行”。

我们不禁要问:法轮功恐吓、骚扰、攻击器官移植专家说明了什么?答案就在事实中。

说明“活摘”谣言最害怕权威专家的质疑和拷问

世界卫生组织(WHO)器官移植项目主任何塞?努涅斯教授表示,作为世界卫生组织负责监管世界移植工作的官员,同时作为移植外科医师,他可以从专业的角度,肯定这个相当于全球器官移植数量的数字(即中国每年器官移植人数6-10万)是不可能的。这是从专业技术的角度彻底否定了“活摘”谣言。至于坎贝尔教授,主要研究领域是跨国人体器官贩卖,他从2008年起开始监控全球器官贩卖的发展趋势,并走访世界各地,采访了1000多名器官贩卖的受害者、购买者、中间商以及医生,与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在内的各国卫生官员、非营利组织和执法部门合作打击人体器官非法交易。可以说,在这一领域,坎贝尔是权威人士。他高度认可中国在器官移植领域的进步和成果,告诉记者:“我的调查结果显示,外国人无法从中国购得器官”,“目前世界上器官贩卖主要集中在包括埃及在内的中东地区,而不是中国。”这就狠抽了法轮功的耳光。坎贝尔研究发现,个别团体出于政治或宗教目的,声称自己的成员遭遇到了器官摘取和贩卖。然而,他们往往无法提供完整的、有力的证据,只是希望通过媒体曝光获得更大的政治筹码。鼓吹中国政府“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就是其中之一。这等于公开指责法轮功炮制“活摘”就是旨在对中国进行“政治陷害”的罪恶阴谋,难怪法轮功要骚扰包括坎贝尔在内的器官移植专家呢。坎贝尔说,法轮功对其进行骚扰,是因为他对法轮功的“活摘”指控构成了威胁,因为他了解事实真相。可谓一语中的,也是一剑封喉。

说明专家对“活摘”谎言的驳斥击中了造谣者的要害

对法轮功“活摘”谣言说“NO”的权威专家很多,比如,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前主席、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器官移植教授弗朗西斯?德尔莫尼克,世界卫生组织(WHO)器官移植项目主任何塞?努涅斯教授,芝加哥大学移植中心主任迈克尔·米利斯(Michael Millis)教授,等等。他们都表示“大卫”等人涉嫌学术造假,为获取政治利益而用伪造数据欺骗大众。世界卫生组织乔斯?拉蒙?奴奈兹?皮那(Jose Ramon Nunez Pena)在2月9日接受采访时说,他去年亲自去过大约20家医院。他认为中国已经实施改革。中国有超过100万个医疗中心,具备进行器官移植资质的只有169家。这里还是要特别提及坎贝尔。坎贝尔一方面通过认真的研究证实中国在打击器官贩卖方面所做的贡献,另一方面也对“活摘”谣言进行了有力和驳斥。比如,坎贝尔向记者表示,他私下到访过多家中国的移植医院,并且采访过100多名中国器官移植患者。事实证明,中国现在处于器官短缺状态,法轮功的说法不能成立。坎贝尔还特别说到,“他们(注:大卫·乔高、大卫·麦塔斯、葛特曼等)根本没有到访过中国任何一家移植医院,只是基于二手材料进行研究,数据的计算方法也完全不科学。而且他们没有找到任何一个购买这些器官的证人,这在器官贩卖领域是不可能的。”正是因为拿不出“活摘”证据,造谣者才虚张声势,要求到中国调查。针对这一歧视性的无理要求(单拎出中国接受调查就是歧视,中国方面当然严辞拒绝,据理批驳),坎贝尔深刻地指出:法轮功许多的反华活动都基于“活摘”器官这个谣言,国外一些反华学者和政客喜欢利用这个谣言,是因为他们觉得要证明谎言是假的很困难。但是,“既然他们能抛出这个荒唐的说法,就应该由他们去调查、证实,实际上,这些人根本拿不出任何证据”。这实际上是说,中国断然拒绝歧视性的调查是正义的,是对国家尊严的维护,“谁主张谁举证”,法轮功及其背后的反华势力如果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证据,就只能说明“活摘”是彻头彻尾的谎言。自2006年3月至今,“活摘”谣言出笼已经11年多了,造谣至今都拿不出一个具有“法律效用”的证据,足证“活摘”就是一个栽赃中国的弥天大谎!法轮功骚扰器官移植专家,只能说明它做贼心虚!

说明专家对“中国方案”的充分肯定反衬造谣者的无耻

2017年2月9日,《华盛顿邮报》等多家主流媒体转发美联社通稿,文中明确指出,国外专家认同中国停止移植死刑犯器官。坎贝尔博士就强调,“其实中国在打击器官贩卖方面已经取得了进步”,“不仅在中国本土解决了器官贩卖问题,实际上也在帮助打击全世界的器官贩卖问题。”这是一个无可否认的事实,中国在器官移植伦理和管理层面的进步以及“中国方案”的推出,确实给世界提供了经验。2007年中国颁布《人体器官移植条例》,2011年把器官买卖和非自愿摘取器官纳入刑法调整范围,自2015年1月1日起中国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公民自愿捐献成为唯一合法来源;中国还制定了系列配套政策,成立了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推动器官捐献与移植依法规范开展。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高度赞扬中国在器官捐献与移植领域的进展,她表示中国的改革方向正确,行动迅速,许多成功经验可以作样板,供面对相似挑战的其他国家学习借鉴。坎贝尔也认为,“在‘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上,黄洁夫还代表中国政府倡议由世界卫生组织牵头,成立对成员国进行器官移植监管的特别委员会。中国提出的这些建议是很好的。中国是一个重要的国家、一个全球的领导者,所以中国以身作则非常重要,在打击器官贩卖的道路上有中国同行是最棒的事情之一。”很显然,黄洁夫本次受邀参加“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标志着中国的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肯定和认可。专家对“中国方案”的充分肯定反衬造谣者的无耻,法轮功对这些有责任心和正义感的专家进行骚扰,不过是自衬其丑罢了。

说明法轮功邪教习惯了蛮横霸道和无理取闹

坎贝尔告诉记者,当时他还以为自己是唯一受到法轮功人员骚扰的人,后来发现有好几位跟他一样的学者也受到了法轮功人员的骚扰,仅仅因为他们的研究成果跟法轮功的宣称不符。法轮功邪教就这是样,它口口声声大讲“人权”、“自由”,可实际上一贯奉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强横逻辑,只要自己的放肆,妨碍他人的自由。在“活摘”问题上,只允许它自己造谣泼污,不允许正义者坚持客观公允的立场,千方百计在阻止别人对真相的探究和揭示。法轮功邪教的这种蛮横霸道和无理取闹,有着教主李洪志的“法理”支持。李洪志声称,法律只能管常人,管不了修炼人,他的法轮大法高于一切,“这三界之内的一切都是为大法而造就的,为大法而成的,为大法而来的。”李洪志多次对弟子说“你们就是神,是一切的主宰,根本没有必要顾忌常人怎么说、怎么看”,甚至叫嚣“神叫这个社会乱这个社会就乱,神叫人狂人就得狂,神叫哪个社会稳定这个社会就得稳定。”“你们记住我说的话,人类是围绕大法转的,大法弟子今天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人类。”既然如此,什么权威专家,什么正义学者,他们根本不放在眼里。在法轮功信徒看来,常人社会都得受他们的师父和大法的支配。难怪法轮功组织和痴迷信徒会目空一切,肆无忌惮地骚扰揭穿“活摘”谎言的器官移植专家了。

来源标题:法轮功恐吓骚扰专家说明了什么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  作者:朴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