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被法轮功害瘫痪

2017-08-22 11:30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我父亲叫刘志勇,今年53岁,已瘫痪多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我的母亲在我16岁那年病逝,后来父亲结识了肖阿姨,使我家从此万劫不复,再也没有幸福可言。我父亲瘫痪后,肖阿姨就不见踪影,照顾瘫痪父亲的重任就落在我一人身上。我恨死了法轮功,恨死了把父亲带入法轮功的肖阿姨,瘫痪的父亲生不如死,常常偷偷落泪,可我却不知道拿什么拯救我的父亲。 

我家原本住在四川省什邡市蓥华镇山上,距集镇10多公里,交通不便,信息相对闭塞。我的父亲忠厚老实,勤劳善良,家里种了2亩多地黄连,平时母亲操持家务,父亲到当地小煤窑打零工,闲暇时帮母亲打理田间地头,由于父母勤劳,在农村家境也算殷实,一家三口生活其乐融融。2002年母亲查出得了胃癌,经过一年多的辗转治疗,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也没有挽回母亲的生命,2003年10月15日,母亲去世。 

2004年7月父亲经人介绍认识了县城郊区的肖阿姨,她愿意放弃人人都羡慕的城市生活立刻到山上来陪伴父亲。肖阿姨告诉大家,她是到山上来“赎罪”的,前世罪业太重,必须“消业”。我清楚记得肖阿姨到我们家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拿,只背了一个大包,包里放了一本《转法轮》,几盒磁带,许多“讲真相”的传单。肖阿姨来的当天,父亲非常重视,把至亲都叫来一起吃中午饭,在饭桌上肖阿姨就讲起了“万能”的法轮功。说:“只要修炼法轮功,有病可以不吃药打针,打坐练功病就自然好了”。那是我已经在镇上读初中,知道法轮功是邪教,就当面说法轮功是邪教。肖阿姨马上与我针锋相对的说,如果我再说这样的话,我们家会有更大的灾难,她就是来拯救我们家的。我们家的“孽债”太重,她和我的父亲就是前世“孽缘”,她是来“消业”的。本来农村信封建迷信就重,听了她的一席话,大家都震住了,父亲呵斥我不要乱说话。 

父亲由于常年在小煤窑打工,风湿很严重,加之父亲烟瘾特别重,长期咳嗽,在尝试练了一段时间后,觉得身体状态有改善,就决定继续练下去。起初,父亲每天都要去小煤窑上班,后来修炼法轮功就没有时间去了,家里就失去了经济来源。初中毕业,我赌气到广东打工去了,远离了父亲和肖阿姨。2008年“5.12”汶川地震后我回到满目疮痍的家乡,4年不见我的父亲,昔日健壮的父亲此时骨瘦如柴,说话有气无力,连站立都有困难。我质问肖阿姨为什么父亲会变成这样,她说:“你父亲正在‘消业’,度过此劫就‘圆满’了,从此就会走上铺满黄金的大道。”我没有听她的瞎话,强拉父亲到市人民医院检查。一路上,父亲大喊大叫,死活不去看病,说我是阻碍他“圆满”妨碍他“飞升上天”的“孽障”。我硬拽着父亲做了检查,结果是父亲肺功能衰竭,基本无治愈的可能。我从医生那里得知这个病是肺气肿引起,病人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加之营养不良,劳累过度抵抗力减弱造成的。 

我后来才知道,父亲把黄连地出租出去,也不出去打工,靠出租黄连地艰难度日。肖阿姨成天修炼法轮功,还经常带着父亲早出晚归,“弘法”、“讲真相”,一日三餐有一顿无一顿。父亲烟瘾大,半夜练功时经常吸烟,诱发了此病。父亲有时痛得难受,肖阿姨却说那是父亲前世的“孽”太重,“师父”在帮他消业,如果想到自己是病,“师父”的惩罚会更重,前面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被法轮功完全精神控制的父亲,哪敢有其他想法,对肖阿姨言听计从,一心只求“师父”帮他“消业”,求法轮功使他“得道升天”,结果却求来了难以治愈的疾病。父亲瘫痪了,靠吸氧度日。

来源标题:父亲被法轮功害瘫痪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  作者:刘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