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儿子亲情呼唤下 母亲离开全能神

2017-09-04 13:33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7年7月6日,万州火车站,人流熙熙中,21岁的姜一山,见到了分别5年的母亲程永惠。

51岁的程永惠,满面憔悴,头上已泛出凌乱的白发。她冲过去,一把抱住儿子,呜咽出声。从广东归来的程永惠,是听从儿子的呼唤回来的,那一颗迷蒙的心灵,而今似乎变得澄澈起来。而过去的一切,恍然一场大梦。

面对酗酒的丈夫,她把“全能神”当作寄托。

1993年,重庆市万州区27岁的乡下姑娘程永惠与姜尚成结婚。姜尚成在万州城里经营一家小馆子,生意还不错,人也勤劳憨厚。

姜尚成是再婚,前妻跟一个做啤酒生意的小老板跑了,这给姜尚成的心理带来了阴影。平时不喝酒时,姜尚成一副好脾气,笑眯眯的样子,谁喊谁到。可一旦喝酒了,脾气俨然换了一个人,在家里摔东西、砸东西是常发生的事。

后来,发展到喝酒后,姜尚成对程永惠实施家暴,劈头乱骂,有时还打得她鼻青脸肿。程永惠是个爱面子的人,以泪洗面后,在心里忍了。她想用自己的贤惠、善良唤回酗酒丈夫的良心回归,可依然无济于事。

程永惠也想到了离婚,可回到娘家刚说出口,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他们说,好不容易找到了城里当老板的人结婚啊,离婚了,岂不遭村里人笑话。婚,没离成,日子还得在这种打骂中熬下去。

2008年4月的一天,程永惠在街上碰见一个熟悉的中年女人。中年女人见程永惠脸色不好,就拉住她亲热地说,妹子啊,我现在日子过得可开心啦,胃病好了,吃啥啥香,身体比起原来好多了。“大姐,你是吃啥药好起来的?”程永惠隐隐约约知道一点那女人的事儿。

中年女人神秘地笑了:“吃啥药啊,哪用得着那些。”那天,程永惠跟着中年女人走了一趟。

来到一个聚会的私人家中,中年女人对程永惠指点着一个瘦高个男人说,他就是我们的“组长”。那天的聚会有7个人,大家都在一起亲热地以兄弟姐妹相称。中年男人走过来对程永惠热情地说:“欢迎你,好妹子。”程永惠还领到了《东方发出的闪电》、《救主早已驾云重归》、《神向全宇发声》3本书。

那天中午,中年男人还请这聚会的几个人在一起吃了一顿饭。下午,大家又在一起哼唱赞美诗。一天下来,程永惠觉得过得还很充实,觉得这些兄弟姐妹聚在一起搞搞这样的活动也是教人做善事,还可以暂时忘记家里的不快。

过了10多天,程永惠还把丈夫酗酒打骂的苦恼倾诉给聚会的兄弟姐妹。他们说,这多大一点事啊,信了这个以后,就可以去改造丈夫了。

半个月后,程永惠才知道,自己信的这个教,是“全能神”。跟随人读那些“教材”上的文字,程永惠越读越觉得有道理。就这样,她成了一个“全能神”的忠实信徒。

回到家,再次面对丈夫酗酒后的打闹,程永惠根本不予理会,有时一个人还跳起了“全能神”的灵舞,嘴里大呼小叫:“弟兄姊妹咱们扭起来,不要害羞不要抹不开,神不看咱们动作好坏,只要真心赞美神就喜欢,你若愿意尽心来赞美,情感放下快快扭起来。”妻子的这个行为,把丈夫也吓懵了,这是啥功夫啊?

程永惠在家里的异常行为,还真把丈夫给吓着了。程永惠有时对丈夫就一句话:“我派神来惩罚你,你就继续作恶吧。”很长一段时间,面对有“魔力”的妻子,丈夫不敢再对她轻举妄动,他也害怕遭到神的惩罚。于是,只有一个人喝闷酒,面对在家里“练功”的妻子,只是翻翻白眼。

对“全能神”已经完全着迷的程永惠,后来还去发展了另一个离婚的女人作为信徒。

流浪他乡,儿子动情呼唤母归来。

自从信上了“全能神”以后,程永惠便与丈夫分床而睡。这样的日子,让夫妻关系更冷淡了。

以前,她反复要求同丈夫离婚,丈夫坚决不肯。2012年6月,程永惠神秘地失踪了。那一年,初中毕业后本来成绩还不错的儿子姜一山,面对家里的情况,只好辍学了,跟随父亲在馆子里帮忙做些杂事儿。

姜尚成也抽空出去找了妻子几圈,却没有消息,他气得咬牙,认为是妻子跟人私奔了,唠叨着对人倾诉自己命太苦,前后两个女人都对自己不忠。

姜尚成把堆积在心里的怒火,经常朝儿子发泄。

2016年5月的一天,姜一山突然接到了一个从广东打来的一个电话,激动而颤抖的声音,是母亲打来的。那一次,母子俩在电话里都哭了。后来才知道,母亲是通过家里的亲戚打听到了儿子的手机号码。

“妈妈,你快回来……”还没等姜一山说完,那边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儿子给母亲不停发去短信,表达思念之情,母亲却没有回一条信息。

2017年2月的一天,姜一山终于收到了母亲的短信:“儿,妈也想你!”

母亲的短信,让儿子在馆子里忍不住放声大哭。

姜尚成知道是妻子发来的短信以后,长叹一声,随后他又对儿子说:“喊你妈回家吧,我已经戒酒了,我保证,从今以后好好对她了!”

姜一山随即把父亲的话发给母亲。之前母亲拒绝加儿子的微信申请,那天,母亲同意了儿子的申请,添加了微信。

在微信里,儿子发去了父亲的照片。面对消瘦的丈夫,程永惠叮嘱儿子:“你少让你爸操心,他也不容易的。”

从和母亲的交流里,儿子读懂了妈妈的内心。他感到,妈妈想家了!

在外漂泊的程永惠,这些年里艰辛的经历,才发现万能的“全能神“并没有拯救她,给她带来幸福,相反,她还受到了信徒的欺辱。

姜一山把网络上那些迷信“全能神”后悲惨的故事链接给母亲看。2017年5月的一天,程永惠在微信里发来一个痛哭的表情。

通过微信,母子俩的交流更入心了。儿子在微信里声声呼唤:“妈妈,回家吧!”

尘封在母亲心灵的坚冰,在儿子的呼唤中,终于融化了。

2017年7月4日,程永惠踏上了回家的归途。7月6日,在万州火车站,等待她的,是儿子和丈夫那久违了的温暖怀抱。

来源标题:在儿子亲情呼唤下 母亲离开全能神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  作者:李小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