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世国求“圆满”走上黄泉路

2017-09-27 11:10 凯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朱世国,男,初中文化,生于1940年,全家五口人,家住留坝县马道镇。平时,朱世国一人在家生活。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当过乡村小学教师,六十年代,因教师精简下放回乡成了农民。

回到农村的朱世国,因具有初中文化程度,在农村算是一个知识青年,他常帮助村民记帐、代写书信,也经常帮助有困难的乡亲解决燃眉之急,很快在村里留下了良好的口碑。

朱世国年轻力壮、聪明能干,性格争强好胜,一直不甘于现状,想有一番作为。改革开放后,朱世国立即承包了集体的山林和土地,他在山林里栽种猪苓、天麻等药材,在房前屋后的地里栽植果树,他还养牛、养猪、养鸡。他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勤劳的双手,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让村里人都很羡慕、很佩服。

1994年夏,外地一名游客来马道镇旅游,被这里秀丽的风景、清新的空气、凉爽的气候所吸引,决定在这里长住,慢慢地便与当地村民有了往来。朱世国与这个游客年龄相仿,常在一起闲聊,感觉很投缘。这个游客送给他一本名为《转法轮》的书,告诉他,习练这个功可以治病强身。并教他习练法轮功的方法,他便慢慢开始练了起来。

练了一段时间后,他感觉身体比以往轻松了很多,他练得更有劲了。这个朋友看他很上心,觉得他很有培养“前途”,便对他很有信心地说,“修炼”功法到了一定层次,就能功德“圆满”成仙成佛。朱世国听了以后,练功更加刻苦了。他每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呆在家里专心“修炼”了起来。他因一心练功,养的牛、猪、鸡等无人照料,便全卖了。他承包的土地,也长满了荒草。种植的果树、药材,没人打理,也没了多少收成,家里的光景越来越不好。

自从接触法轮功后,他把大部分时间用在“修炼”功法和研读《转法轮》上,与村里人很少来往,甚至与家人也不多说话,常常一个人在屋子里打坐习练,变得很冷漠。家里人看他变得越来越懒,啥活都不干,劝他干点正事情。他对家人说他“修炼”这个功,不光自己能祛病强身求得“圆满”,还能为家人“消灾”,求得福报。家人说那些都是骗人的,劝他不要相信。他不但不听,反而认为家人是他求得“圆满”的障碍,是他通往“成仙成佛”路上的魔。他对儿子们变得也很冷漠,不闻不管,儿子们也很少回家了。他对妻子也不问不理,与亲朋好友也不来不往了。妻子独自承担着家庭里里外外的重担。1997年,妻子实在无法忍受这种生活,含泪离家出走,以后改嫁他人。

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邪教组织。一些反邪教志愿者多次上门对他进行劝导,给他讲述法轮功的危害,劝他不要再习练了。他不但不听,反而把劝他的人赶出了家门。

朱世国由于长期修炼法轮功,不按时吃饭休息,导致精神恍惚,眼前时常出现幻觉。我作为他的邻居,有时就劝劝他。在2005年的一天中午我路过他家门口时,发现他脸色发青,好像生了大病,劝他去医院检查治疗,他说:“我不需要花钱去医院,我练的这个功就能‘消业祛病’”。我再说他不但不听,还嫌我多管嫌事。他儿子也曾要带他去医院,他不但不去,还嫌儿子一天唠唠叨叨地干扰了他的“正事”,影响了他练功。

2006年的秋天,我好长时间没有看到过朱世国了,还以为这个孤老汉到他儿子那里去享福去了。一天早晨,我见一条狗在朱世国的门前上跑下蹿,声音很怪。我过去一看,发现朱世国的门虚掩着,当我推开门时,看见朱世国僵硬地倒卧在堂屋中央。我一下子懵了,一时拿不定主意,叫来几个邻居,他们催我立马报警。当公安机关人员来到现场,检查中发现朱世国左耳朵已被老鼠啃去一半。经公安机关鉴定,朱世国已死亡一周时间。在朱世国的尸体旁发现有一本《转法轮》的书。

原来精明能干的朱世国,无人相信他竟然会死在法轮功的习练中。朱世国为了求“圆满”,走上了黄泉不归之路。朱世国的死,再次证明了求“圆满”,就等于死亡。

来源标题:朱世国求“圆满”走上黄泉路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  作者:穆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