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超人前传》到性邪教 好莱坞女星的堕落路

2019-05-16 10:51 中国反邪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核心提示】2019年5月13日《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披露《超人前传》女演员艾莉森·麦克的堕落之路,她被心理变态的性邪教NXIVM头目迷惑而无法自拔。

2019年4月艾莉森·麦克(Allison Mack)承认犯有敲诈勒索罪和共谋敲诈勒索罪。

六年前,艾莉森·麦克坐在紫色地毯上拍摄了一段视频上传到了YouTube上。视频中,她热情而认真地回答了粉丝们的问题。

麦克长得一副天真无害的外表,但却被一个自称为导师计划的组织所迷惑。这个组织当时正处于堕落为所谓的性崇拜的边缘。麦克本人后来也受到指控称其为NXIVM邪教招募性奴,麦克不仅给这些女性打上烙印,并且要求她们提供露骨的照片或者视屏作为“抵押品”。

今年4月,36岁的麦克承认犯有敲诈勒索罪,并面临最高20年的监禁。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她可能会作为证人出现在性邪教头目基斯·拉尼尔的证人席上。另外4名女性也认罪,审判证词揭露出NXIVM邪教黑暗的内部运作细节。

除了该案件骇人听闻的细节之外,这里我们所要听到的是一个关于聪明可爱的好莱坞年轻女子渴望得到启迪,但却被一个扭曲的领导人的教导迷住的故事。

上个月,布鲁克林联邦法院辩诉听证会,麦克一边抽泣一边说:“我加入NXIVM的初衷是为了找到人生的目标。我很彷徨,我想找到一个让我感到舒服的地方,一个让我感到自在的社团。我真的非常抱歉,我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麦克拒绝在庭审中接受采访,但在对NXIVM前成员以及在她加入该组织之前认识她的人所进行的采访中,我们勾勒出她是如何一步一步从青少年票选奖得主到一名性邪教成员。

麦克18岁那年,在《超人前传》中饰演克拉克·肯特的密友克洛伊·沙利文(在《超人前传》中,克洛伊是精灵女孩拉娜·朗(克里斯汀·克鲁克饰演)身边的好朋友)这部讲述年轻超人的电视剧非常受欢迎,已经播出了10季。那时,她已经从演十多年,出演了几十部电视电影和节目,还在《亲爱的,我们把自己缩小了》中出演了一个角色。儿童时期的经理人黛安·哈丁说:“她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看起来很快乐,比她的实际年龄成熟,而且非常有责任感。”前任经纪人朱迪·萨维奇回忆到,麦克十几岁时,举止泰然自若,但不够成熟,需要在化妆和风格方面进行一些提升。她说:“你第一眼看到麦克,会觉得她就是那种很普通的女孩,既不漂亮也不性感。但她可以把自己塑造成任何银幕形象,你会对她的作品感到惊讶。”

高中毕业后,麦克从加州洛斯阿拉米托斯搬到了北好莱坞,并在那里结交了一群业内朋友。她和《一步一步》的克里斯汀·拉金关系特别亲密,拉金回忆说,这个女孩“很滑稽,喜欢做任何事。她非常天真烂漫。关于她,我能回想到的一件事就是,她非常渴望与某种事物产生联系,这种渴望导致她无法理性的看待事物。我认识以前的麦克,那时的她对世界和人际关系非常好奇。我想她只是一直在寻找她生命中缺失的东西。”

尽管公众把这两人看作是对手,但麦克和克鲁克很快就走到了一起。2006年,克鲁克带麦克参加了Jness(Jness是NXIVM旗下的一个女性团体)。

那次周末研讨会在温哥华的一家酒店举行,麦克似乎沉浸在南希·萨尔茨曼的关注之中无法自拔(萨尔茨曼与拉尼尔共同创办了NXIVM)。当天在场的NXIVM中心的老板苏珊·多恩斯说,萨尔茨曼当时在一个研讨班上讲课,讲的是男性在基因上是如何多情的,当时她已经开始质疑拉尼尔的动机。

研讨会结束时,麦克已经与萨尔茨曼和她的女儿劳伦关系密切。特别是当西格拉姆家族的酒庄继承人萨拉·布隆夫曼邀请她乘坐私人飞机去奥尔巴尼见拉尼尔时,麦克兴奋极了。据2009年离开该组织的道恩斯回忆说,当时她在想,“天哪,他们已经对她下手了。”

拉尼尔的前女友芭芭拉·布切曾在NXIVM执行董事会任职,于2009年离职,据她说:“据说NXIVM课程有助于消除心理和情感障碍,而麦克认为这是增强她的人际关系和表演能力的一种方式。”

该组织的前公关弗兰克·帕拉托说,麦克也很乐意帮忙,她很快就和克鲁克一起主持了NXIVM的无伴奏合唱音乐会。麦克对NXIVM近乎宗教般的热情,让帕拉托深感诧异。帕拉托现在经营着几个网站,专门揭露NXIVM的内幕。

麦克全身心地投入到体验中去,她说自己在很小的时候就养成了这种习惯,当时她看着母亲与癌症作斗争。她曾在自己的网页上写道:我很贪得无厌,非常贪婪。

到2007年,麦克坚持要求她雇佣的任何人都必须参加NXIVM课程,以确保她的团队拥有同样的道德基础。一位害怕被NXIVM成员盯上而匿名接受采访的女士说,她为麦克工作了8年,麦克变得越来越内向,沉迷于自己的性格缺陷。一位2013年离开NXIVM的员工说,邪教做的很阴险的就是,当你只关注自己的缺点时,它会把所有人都击垮。

麦克开始失去朋友,其中包括多年的密友弗兰克·马托拉纳。马托拉纳说:“她从一个了不起的好朋友变成了一个被洗脑的人,我不知道如何挽回她。”两人的关系迅速恶化始于麦克邀请他参加NXIVM在洛杉矶一栋豪宅内举办的活动。马托拉纳说:“老实说,这是我一生中压力最大的时候,我眼睁睁看着她在激流中迷失自我。”

2011年《超人前传》结束后,麦克搬到了布鲁克林,她的公寓里堆满了绘画和书籍,听听爵士乐。她渴望重新塑造自己。她在纽约克利夫顿公园买了一栋房子,包括被称为“先锋”的拉尼尔在内的许多NXIVM成员都聚集在这里。成员们在附近散步,并在深夜一起观看排球比赛。麦克加入了他们的无伴奏合唱小组“简单的人类”。

麦克的社交媒体页面变成了自然照片和励志名言的拼贴,她在推特上联系了一些知名的潜在会员,包括演员艾玛·沃森和歌手凯莉·克拉克森。

根据克鲁克去年在推特上发布的一份声明,2013年前后,她离开了NXIVM,只与那些仍然参与其中的人保持“最低限度的联系”。 她的经理并没有对此回应。

但麦克对该组织的理念进行了更深入的探索。2014年,她帮助NXIVM创建了一个媒体网站,该网站旨在披露内部消息。

一年后,NXIVM内部成立了一个名为D.O.S.(拉丁短语的首字母缩略词,意为“顺从的女伴的主人/主人”)的秘密组织。在这个秘密组织里,妇女是“奴隶”由“主人”监管,被强迫与拉尼尔发生性关系。

检察官称,麦克以赋予女性权力为幌子,专门针对弱势女性,让她们挨饿,直到她们满足拉尼尔的性欲,还威胁要把她们的不雅照片或视频公之于众。

前NXIVM成员表示,尽管麦克在2017年与妮基·克莱因(NXIVM的成员,《太空堡垒卡拉狄加》中的女演员)结婚,但她依旧对拉尼尔很迷恋,与他陷入热恋。拉尼尔目前正接受审判,罪名包括性交易和强迫一名未成年女孩从事露骨的性行为。

今年4月,身穿驼色高领毛衣,双眼疲惫的麦克在法庭上认罪。她说话时细小的声音颤抖着。一边道歉,一边哭:“我相信基思·拉尼尔最初的意图是帮助人们,我对他的理念的信奉本意是使他人强大,并帮助他们。但是,我错了”。

来源标题:从《超人前传》到性邪教 好莱坞女星的堕落路

责任编辑:诗涵(QN0014)  作者:科瑞娜·诺尔 青亭(编译)